财富分配研究-世界财富研究网|经济思想|创新立国|经济动态|政策论坛|金融财经|市场观察|学术进步|环球思维|经世济民|www.fortuneresearch.org

中文首页 | English  

网站首页|经济思想|创新立国|经济动态|政策论坛|金融财经|市场观察|学术进步|环球思维|经世济民|联系我们|

  

u     人类的生存及幸福对财富充满需要

u       财富不仅包括商品类财富,还包括非商品类财富,不仅包括物质类财富,还包括精神文化类财富及其它类财富

u       财富经济由创造、实现、使用、分配四个部分构成

u       财富的产生需要经过创造、实现两个阶段,创造是财富的源头,实现是财富的河流

u       财富只能由人创造,其它任何东西都不能创造财富

u       人类的历史就是创造的历史,一个社会的崛起,归根结底就是创造的崛起

u       财富创造是人类文明的开始,也是人类文明赖以发展的支点

u       人类的潜在需求是无限的

u       人类对财富的创造不会终止

u       创造须满足人们的需要

u       创造正成为最关键的财富之力

u       优秀创造者应视为人民的英雄

u       财富经济的运行深受与此有关的每种要素的影响

u       在不同的时代,决定财富的关键要素在不断变化

u       财富的获得需要劳动,没有劳动便没有财富

u       财富的总量决定于财富的创造、实现、使用的状况以及三者的密切结合,并与分配的情况密切相关

u       财富应按功分配,并得有利于公正、文明和财富发展

u       不是获取私利而恰好贡献社会,而是贡献社会才能获取私利

u       社会财富的容量具有一定性与发展性

u       财富需求多少,只能供给多少,供给是所需求的才为有效

u       财富供给与财富需求是动态的一对相生相伴的关系,供给与需求应谐调发展

u       财富首先要为人们所需要才可能有价格

u       需缺度决定价格

u       财富的价值取决于创造,一个财富的价值是恒定的

u       需求变化不影响财富的价值

u       供给要满足需求

u       人们一切活动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生存和幸福

u       从国际范围的角度来解决问题

u       应将自然资源及环境纳入财富的范畴

u       专利不应存在地域性

u       人人具有专利天赋权

u       财富永远需要经营,不管是个人也好,企业也好,还是一个社会也好,都是如此

u       一个富有前途的企业所提供的财富应该总是能更好地满足人们的需要

u       人们总是选择最好的

u       在创造中获取先期利润

u       不是每种财富都需要生产,但每种财富都需要创造,每种商品类财富都需要销售

u       经济的良好增长需要有财富比较优势

u       低势能财富必为高势能财富所替代

u       教育不是消费,而是一种生产

u       没有研究创造就没有生产,有创造才有一切

u       控制研究才能控制财富

u       铸造时代财富之力远比获取财富重要

u       不是强盛成就创造,是创造成就强盛

u       中国的觉醒在于创造上的觉醒:一方面她需要对于创造的重视,并作出大量的投入;另一方面中国人也要恢复创造的意识,并勇于去创造

u       中国应该奉行创造立国和创造强国的思想

 

世界财富研究网 > 学术著作 

01财富引论

02财富之源

03财富的特性

04各要素在财富中的地位

05财富创造综述

06财富创造的主体

07论物质科技财富的创造

08论其它类财富的创造

09财富实现综述

10财富生产

11财富服务

12财富销售

13财富传播

14公共秩序财富的实现

15财富消费与需求

16财富的供给与需求的关系

17财富价值与需求的关系

18财富的贡献

19财富分配存在的问题

20财富分配探索  

21财富理论体系

22与财富有关的一系列问题的探讨

23促进经济理论发展

24专利理论探索

25人类财富的未来

26财富经营概论

27企业财富的经营

28个人财富的经营

29社会财富的经营

30财富的增长研究

31一个国家的崛起就是创造的崛起

32发展中国家的财富发展及政策

33对培育财富之力的思考

34社会经济政策考察与研究意见

 

世界财富研究网 > 学术著作 > 《财富创造论:国民财富产生原理研究》李宗发著  

 

 

 

 

第十九章  财富分配存在的问题

 

 

 

 

 

    财富分配一直以来就是人们关心的问题。良好的分配制度有助于社会财富的增长和人们走向共同富裕。但至目前为止,人类财富的分配还存在一些问题。

 

 

不良资本家的贪婪

 

    在人类进入工业社会后,资本主导着财富的分配。许多不良资本家利用资本的权势对智力创造劳动者、一般劳动者的财富功劳以及他人的合法权益大肆进行剥削侵吞。

    关于劳动者超时劳动,其实质就是超额的财富劳动贡献,当然应获得超额的财富利润回报。在过去和在现在都存在部分不良资本家对他们超额回报的掠夺分割。

    不良资本家对于财富的贪婪牟取形式多种多样,最为常见的有:

   1、一方面延长工作时间、增加工作强度来强迫工人作出更大的贡献,另一方面压低、克扣工人工资从工人身上掠夺尽可能多的贡献回报,甚至掠夺工人的生存成本。

    2、采取偷工减料、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的办法来作出虚假贡献,供给实际上缩了水的财富,从而骗取回报。

  3、采取虚报经营收入的方式,借助股票骗取公众的财富。

  4、采取“合法”的手段,规避税收,逃避对社会承担的分配一部分财富的义务。

当然如上不良资本家并不等于全部资本者,其只是资本者中的一部份。但这一部份所占的比例是不容忽视的。

其实,创造财富的决不是资本者,而是智力创造者,因此人们越来越对不良资本家贪婪地牟取和控制人类财富的现状表示不满。是谁创造了财富,就应该由谁来主导人类的财富分配。人类的财富应该重新制定分配规则。

 

 

财富分配的畸变

 

  奴隶主、封建主和资本家对财富的分配是不公平的,但他们通常采取“合法”的形式。在人类社会中还存在许多畸变的财富分割,这些分割采取了非法的形式,为任何社会所不容。

    第一类:以权贪污型。这类人掌握着社会的公共权力,大肆以权谋私,贪污公共财富。但是,当正义的阳光普照大地时,这类人将被规范。

    第二类:诈骗牟取型。这种人以各种手段骗取人们的财富。

  第三类:盗窃型。这种人数量较多,但一般难以富有,通常在盗窃多次后而被社会所惩罚。

  第四类:暴力寄生型。如抢劫、收保护费等。这种畸变为社会所不容。因此在一个健康的社会通常会自取灭亡。但是当一个社会的公共权力部门特别是治安部门暗弱,甚至与不法行为勾结时,这种人对人们的危害是非常严重的。

  第五类:蛊惑型。这种人对人类的危害非常严重。这种人依靠人们对于某一事物的心智迷失,以提供非财富的东西来牟取人们的财富。这种类型如贩毒等。

  第六类:赌博型。赌博在人类社会是一种较常见的现象,一些人希望通过赌博这一游戏从别人那里“合理”地分割财富。这种分割在超过一定限度后会引起一系列社会问题,因此也应为人类社会所控制。

    对畸变的财富分配,必须给予严厉的打击和有效的遏制。

 

 

社会阶级与财富分配

 

如果一定要划阶级,那么应该这样划分:劳动阶级、资本阶级、治理阶级、休闲阶级、寄生阶级。

劳动阶级和资本阶级都是在创造和实现财富,他们有权力根据自己在财富产生中的功劳分配财富。

    治理阶级也参与或协助了财富的创造实现,也理应分配到相应的财富。但如果社会法律孱弱或治理阶级自身思想建设无能时往往容易堕落为统治阶级,从事着政治的肮脏——贪污、腐败、官僚、行政不作为。因此,加强社会的法治建设和官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建设也就显得非常的重要。

休闲阶级是指因某种合法原因拥有财富而一直闲逸享乐者,它不是指创造实现了许多财富后偶尔休闲享受所获财富的人。后者可能是劳动阶级、统治阶级、资本阶级,他们有时的休闲与休闲阶级长期的休闲是两回事。休闲阶级也与无业者不同,休闲阶级是指一直休闲,不愿劳动的人。无业者中除去寄生阶级、休闲阶级外,是劳动阶级的一部分,只是他们无机会参与劳动而矣。在人类未来财富很丰富时,休闲阶级将可能很庞大。但是那时候能劳动、有机会劳动为社会创造实现财富,将是最光荣、最值得“炫耀”的事,而不象现在这样倒置。

寄生阶级则是不从事财富的创造与实现,不对财富的产生作出贡献,以非法分割财富寄生人类社会的人。应受到社会的压制。当法律暗弱时,这一阶级如杂草般疯狂生长,吸取着人们的财富,并威胁着人们的安全。现代社会应以强有力的法律来彻底消除寄生阶级对人们财富的分割,使其失去生存滋长的土壤。

 

 

财富主导权的归属

 

    财富的主导权应该回到其创造者手里。不良资本家贪得无厌,对于财富他们从不会有满足的时候。过去他们凭借其权势大肆侵夺处于弱势的劳动阶级的财富权益,现在仍有一些不良资本家依然肆意妄为。只要人类的财富分配主导权掌握在资本的手里,资本家的贪婪就永远不会收敛。

财富是谁创造的?财富是智力创造者们创造的。现在人类是该由智力创造者们来主导人类的财富分配了。

智力创造者们绝大多数都是具有文化修养和道德爱心的人,创造而奉献人类财富是他们的目标,财富的回报在他们的眼里只不过是一个附加品而矣。在未来人类的无穷财富由具有丰富知识的智力创造者们所创造,这些财富的一定部分理所当然的归属于它们的主人;而这些财富拥有者不会像贪婪的资本家们那样用于穷奢极欲的腐朽消费,而会在智力创造者们善良的道德下更多地回赠于社会。

陈世清在《经济领域的“哥白尼革命”》一书中这样写道:“知识经济是经济形态,知识运营是知识经济这一经济形态的经济增长方式。知识运营真正体现了经济模式的转轨、经济学科学范式的转换和经济领域中主体性原则的确立。经济领域中确立主体性原则,就是经济领域的‘哥白尼革命’”。

在二十一世纪应该确立创造者财富主体性原则,由财富的创造者来主导财富的分配。

 

 

关于平均分配的问题

 

    二十世纪一些实行平均主义的国家经济一落千丈的实践证明,平均分配不可取。人类社会的大部分人都是勤劳的,但也有不少是好逸恶劳者。如果实行平均分配,将为他们提供成长的温床。如果好逸恶劳风气盛行,那么社会财富的创造与实现将会受到严重影响。

  平均分配在许多理想主义者那里是一个人类的天堂,认为那就是公平,那就是人类至善的根源。但当二十世纪社会主义国家错误地奉行平均主义时,社会主义国家深受其害。

  实际上,每个人对人类社会的财富贡献有大小,如果贡献大的与贡献小的分配一样多,不贡献的享有与有贡献的一样的权利,那么人类社会将是不公平的。

  平均虽然使许多人对社会财富的心理消除不平衡。但它绝不会使人们走向善良。实际上在违背财富规律的平均主义长幔下,懒惰和丑恶的争斗更加激烈。

     对于财富,重要的不在于平均,而在于社会资源的公平分配,使得每个人能公平地各得其所,取得自己该得到的财富。

  公平,人类社会一个长期的追求。一个社会是否文明和进步,不在于平均,而在于公平。人类社会最大的课题也不是平均,而是公平。平均只不过是懒惰者的狂想和某些政客捞取政治资本的口号而已。

  前苏联是平均的,但未必就公平,所以为腐朽的资本主义所击败。资本主义是不平均的,也非公平的,但他在形式上主张一定意义上的公平竞争,所以财富得到很大的发展。中国过去过于追求平均,所以影响了财富的创造和实现。1978年后,中国开始致力于公平与发展,并兼顾着社会财富的相对平衡与和谐。这是人类社会一种新的尝试,值得人们的关注和鼓励。

 

 

论公平与平均

 

    我们主张公平,我们不能误入平均主义的陷阱。

    过去在一些国家推行的平均主义,看似让大多数人心理满足了,实际上平均主义的结果是美丽的“均贫富”变成了滋生懒惰的温床。大量人拿着锄头磨洋工,拿着工资在办公室里、车间里看报、喝茶、聊天,一天一天地混。你只要不是敌人,你能力强与不强,你勤劳与不勤劳,你做与不做,别人能领多少工资、工分,你也绝不会少。结果是大多数人慢慢变得没有生产和创造的积极性,阻碍了财富产生力的发展,每年创造、生产出的财富越来越少,国家越来越贫穷,全社会最终都成了自己的受害者。

平均主义不仅滋生了懒惰,而且它制造着不公平。平均主义浪费了社会的资源,让最需要他的人缺乏资源而限制了发展,而不需要它的人平均地占有资源白白浪费。

总之,平均主义是违反自然规律的的愚蠢行为。但是它披着美丽的外衣,诱惑着不计其数失意的人们。许多时候成为许多政客利用的工具。当被政客所利用时,社会变得更加贫穷,人们会在暂时平均的满足后感到更大的痛苦。

平均主义早已植根于人们的意识里,在过去曾经采取过平均主义的国家纠正平均主义影响是一项不容忽视的艰巨的任务。否则,他将成为社会不稳定的根源,而且将使社会再次贫穷。

对于一个良好的社会来说,不是鼓吹平均,而应该是致力于公平。尽可能地让每个人都能公平地拥有资源。其中最重要而又相对较好的解决办法是教育资源的公平。一个家境贫穷的孩子,他与富人家的子弟应该享受同样的教育条件,至少大致能享受一样优越的教育条件,这才是他人生最大的公平。至于成人后获取财富的多少,那应该主要靠自己的努力。

一个政府应该在现有市场机制下进一步创立更良好、更公平的社会模式与规则,并对一些必要的领域提供政策支持。例如,中国于二十一世纪初,开使为基础教育的学生免除学费,这使得几乎任何一个学生不管家境有多么贫穷都有机会享受教育。这是值得肯定的。当然教师的工资得同时提高。关于社会运行模式及规则,应该尽可能提供公平竞争的机会,还应该在讲求效率的同时,给弱者、贫困者给予必要的帮助,至少能够保障他们生存及享受社会共同繁荣之基本成果。我们反对平均主义,反对背离自然规则的愚蠢行为,但是我们也反对绝对的自然法则主义。绝对的自然法则主义是:弱肉强食,自生自灭。而我们所应遵循的正确思想是:竞争、公平、文明、和谐。

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没有绝对的公平,只有更公平。否则我们同样会陷入公平的泥潭。但是这不能成为不公平的借口。正确的做法是,尽可能达到最良好的公平。

 

 

以社会整体的、长远的利益考虑政策问题

 

    衡量一件事物和行为的最高标准,应该看其是否更符合整个社会的需要。而所有事物、行为所归向的核心目标是最大限度地增进人民的富裕幸福。

    个体的利益我们不能随意侵犯,我们保护每个人合法、正当的利益,这有利于促进整个社会的发展。个体是社会的一份子,或为个人,或为企业。合法、合理的正当的个体利益实际上也是整个社会利益的一部分,因此,个人合法、合理的利益与社会整体利益并不矛盾。因此我们保护个体合法、合理利益,实际上也是在从根本上保护整体利益。那种以公共利益为名随意侵犯个体利益的行为,实践证明是极其错误的,它使个体的财富利益甚至生命、自由权力受到损害,它造成了社会没有安全感。同时它贱视个体通过财富活动获得报酬的权利,实行平均主义,打击个体为社会创造、生产财富的积极性,影响了整个社会的发展。其所损害的不仅是社会中的个体,而且是整个社会。

    当然,保护个体的利益得以合法、合理为前提,实质上是以有利于整个社会为原则。个体的利益往往是以合法为基础,我们保护合法的利益,反对非法的利益。但是制定出的法律,未必就是合理的,由于政治的、草案拟定者个人水平的等等原因,许多法律并不合理。因此,我们需要努力避免不合理的法律,制定出合理的法律。这样绝大部分重要的问题都会有良法规定与保护。当然并非所有事物都会有法律来规定,我们很难将社会的所有事物都法律化。因此对于不太重要、不太常见的,往往是根据其是否合理来判定。不管是合法、合理,最终都又归结于是否最有利于整个社会。

    以整个社会利益为原则,需要以整个社会长期利益来考察。否则以一个时点来考察同样会得出错误的结论。例如,如果从一时的利益来考察,我们会得出将比尔.盖茨的数百亿美元财产充公有利于整个社会。但是,如果从长期来看,它会打击大量智力精英的积极性,遏制他们对财富的热情创造,也会过左地打击无数资本者运用自己的财富组织社会财富创造和财富实现的积极性,影响社会的财富之力。一时有利于整体利益,但却自我损害了长期的利益。因此,在衡量利弊得失时,需要将其放在更长远的角度来研究。

    一个确定无疑的核心目标是:如何能最大限度地增进人民的富裕幸福。因此,个人主义、集体主义、自由竞争、计划控制,甚至包括市场经济都不是终极目标,只是一些可以适当选用的形式而矣。如果为追求形式而舍弃核心目标,就如为了某件偏好的衣服而不顾身体的安全、健康、得体与舒适,削足适履。也就是说诸如什么时候该选择哪种形式手段,运用到什么程度,一切都以怎样最能促进财富的增长,怎样能最大限度地增进人民的幸福为标准。用这样的标准衡量一切,一切谎言都容易被识破,墨索里尼说:“我们首先宣言,文明社会越是发达和复杂,就越要限制个人自由”,当我们用这一标准来测度时,就会发现法西斯语言逻辑的混乱及与人民幸福目标的背离。当军国主义宣扬其国家的国民要为某一君主效忠的思想时,人们应该这样去检测,它有利于大多数人的幸福吗?当核心目标明确,人类才不会受邪恶的蛊惑迷失在混乱思想的森林里。在处理财富分配上同样如此,当我们明确核心目标时,我们就更容易将分配处理好,我们就知道,什么样的分配最公平、最有利于财富发展,最有利于增进人民长期、普遍的富裕与幸福。

 

经济学不是专司统治思想的东西,是一门科学,一门经邦济世、经世济民的科学,一代代巨匠不是为了打造一个个思想的帝国,而是在推动国盛民富的科学建设!

经济学应是研究促进社会财富增长和谋求社会普遍幸福的一门科学

     

网站电话: 18911600586  13880509516

地址:中国.北京      网站邮箱:china@law119.cn      51.la 专业、免费、强健的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