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分配探索-世界财富研究网|经济思想|创新立国|经济动态|政策论坛|金融财经|市场观察|学术进步|环球思维|经世济民|www.fortuneresearch.org

中文首页 | English  

网站首页|经济思想|创新立国|经济动态|政策论坛|金融财经|市场观察|学术进步|环球思维|经世济民|联系我们|

  

u     人类的生存及幸福对财富充满需要

u       财富不仅包括商品类财富,还包括非商品类财富,不仅包括物质类财富,还包括精神文化类财富及其它类财富

u       财富经济由创造、实现、使用、分配四个部分构成

u       财富的产生需要经过创造、实现两个阶段,创造是财富的源头,实现是财富的河流

u       财富只能由人创造,其它任何东西都不能创造财富

u       人类的历史就是创造的历史,一个社会的崛起,归根结底就是创造的崛起

u       财富创造是人类文明的开始,也是人类文明赖以发展的支点

u       人类的潜在需求是无限的

u       人类对财富的创造不会终止

u       创造须满足人们的需要

u       创造正成为最关键的财富之力

u       优秀创造者应视为人民的英雄

u       财富经济的运行深受与此有关的每种要素的影响

u       在不同的时代,决定财富的关键要素在不断变化

u       财富的获得需要劳动,没有劳动便没有财富

u       财富的总量决定于财富的创造、实现、使用的状况以及三者的密切结合,并与分配的情况密切相关

u       财富应按功分配,并得有利于公正、文明和财富发展

u       不是获取私利而恰好贡献社会,而是贡献社会才能获取私利

u       社会财富的容量具有一定性与发展性

u       财富需求多少,只能供给多少,供给是所需求的才为有效

u       财富供给与财富需求是动态的一对相生相伴的关系,供给与需求应谐调发展

u       财富首先要为人们所需要才可能有价格

u       需缺度决定价格

u       财富的价值取决于创造,一个财富的价值是恒定的

u       需求变化不影响财富的价值

u       供给要满足需求

u       人们一切活动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生存和幸福

u       从国际范围的角度来解决问题

u       应将自然资源及环境纳入财富的范畴

u       专利不应存在地域性

u       人人具有专利天赋权

u       财富永远需要经营,不管是个人也好,企业也好,还是一个社会也好,都是如此

u       一个富有前途的企业所提供的财富应该总是能更好地满足人们的需要

u       人们总是选择最好的

u       在创造中获取先期利润

u       不是每种财富都需要生产,但每种财富都需要创造,每种商品类财富都需要销售

u       经济的良好增长需要有财富比较优势

u       低势能财富必为高势能财富所替代

u       教育不是消费,而是一种生产

u       没有研究创造就没有生产,有创造才有一切

u       控制研究才能控制财富

u       铸造时代财富之力远比获取财富重要

u       不是强盛成就创造,是创造成就强盛

u       中国的觉醒在于创造上的觉醒:一方面她需要对于创造的重视,并作出大量的投入;另一方面中国人也要恢复创造的意识,并勇于去创造

u       中国应该奉行创造立国和创造强国的思想

 

世界财富研究网 > 学术著作 

01财富引论

02财富之源

03财富的特性

04各要素在财富中的地位

05财富创造综述

06财富创造的主体

07论物质科技财富的创造

08论其它类财富的创造

09财富实现综述

10财富生产

11财富服务

12财富销售

13财富传播

14公共秩序财富的实现

15财富消费与需求

16财富的供给与需求的关系

17财富价值与需求的关系

18财富的贡献

19财富分配存在的问题

20财富分配探索  

21财富理论体系

22与财富有关的一系列问题的探讨

23促进经济理论发展

24专利理论探索

25人类财富的未来

26财富经营概论

27企业财富的经营

28个人财富的经营

29社会财富的经营

30财富的增长研究

31一个国家的崛起就是创造的崛起

32发展中国家的财富发展及政策

33对培育财富之力的思考

34社会经济政策考察与研究意见

 

世界财富研究网 > 学术著作 > 《财富创造论:国民财富产生原理研究》李宗发著  

 

 

 

 

 

第二十章  财富分配探索

 

 

 

 

 

 

   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有必要对财富分配问题进行新的探索。这些分配不仅包括在一个社会内关于资本与劳动之间的分配,还应包括供给与需求的分配、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世界性分配等方面。

 

 

人类财富分配主导权的思考

 

   事实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地租、利润、工资都是地主、资本家、工人依据自己的权势对所创造实现财富进行的分配。权势,除了权利外,还有政治上的优势和资源掌握上的优势。在工业社会,资本家之所以分去了最多的财富,因为当时资本稀缺,他们政治权势高以及金钱支配人类社会、资本充当了财富产生组织者的角色等原因所致。劳动力众多而卑微所以是不可能获得好的分配比例。至于智力创造者,虽然能拥有一定的分配利益,但在智力创造的成果基本可以随便使用,并且智力创造的权势极低的时代,智力创造者在财富中按贡献分配的权益也被资本家牟取了。

  在未来,当智力创造的权势提高到其应有的地位时,智力创造者,而且只有智力创造者才应拥有财富分配的主导权,并与一般劳动者分取财富利润成果的绝大部分,资本则是以股票的形式分取一定的财富组织功劳红利而矣。

  智力与资本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是谁控制谁?是谁主导谁?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当资本控制着智力时,显然的,作为人的智力成了资本的赚钱的工具。工业社会这种情形非常严重。在现代社会,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地出现了智力创造财富并且控制资本的现象。

  既然智力创造者创造了财富,他们就是该财富的主人,资本只是参与进来,组织必要的财富要素将其生产实现。因此智力创造者应拥有财富分配的主导权。可以预料,在将来智力创造者群体(主要包括科学家、科研人员、自由智力创造者和做出过发明创造的工程师、技术人员及其它人)和高知识劳动群体他们将代表劳动阶级主导人类的生活。这些群体不仅为人类创造和实现了财富,而且他们中更多都是满怀理想、道德高尚的人,由他们来主导人类的生活,不仅会使人类的财富得到更大规模的创造和实现,一个道德高尚没有战争、没有剥削的人类社会将会出现。

可以预言,人类未来社会将主要由智力创造者来创造并与其它劳动者来共同发展,社会的政治也由智力劳动者和高知识劳动者代表全部劳动者来主导。智力创造者是人类社会任何一个历史时期的真正英雄,在智力时代,是该给他们应得的荣誉了。

在远古,领导人们的往往是具有创造智慧、道德高尚的圣贤,如轩辕、伏羲、黄帝、尧、舜、禹等等。后来社会的公共权力被拥有权势者所牟取了,公共的权力变成了私人统治人民的工具,财富也由拥有土地和国家军队的有权势阶级垄断分配。

智力创造者是人类进步的精英,不仅表现在财富方面,而且表现在人类精神道德方面。因此当财富的分配由智力创造者来主导,人类进入智力主义社会时,我们会发现大同世界美丽的风景就在智力社会的窗前。

 

 

人类财富分配的变化

 

在智力创造时代人类社会财富分配必将会有所变化。智力创造对经济发展的决定性影响正在显示出来。在智力社会,智力将决定一个社会经济的发展,资本将退居次要位置。我们会发现人类社会的财富将会成几何级数剧增。但产生财富的最主要因素是智力创造,在工业社会扮演主要角色的资本,将让位给智力。

现代财富公式为:IFF`G)。可以肯定,在未来,智力创造者所得的分配将与其功劳更加接近,也可以说知识产权的价格将与其价值将更加接近。这将会有两种结果:

  其一,智力创造在人类财富分配中占有主导的地位,生产关系将会发生重大变化,如一个企业可能将不再由货币多的资本者控制,而是由智力创造者主导。在二十一世纪初的中国这种情况正在越来越多,许多新兴企业的所有者往往是拥有专利的工程师、研究人员或自由智力创造者。

  其二,一个企业、一个社会只有大力进行智力创造,才能更好地获得财富的高速增长。一个不注重智力创造的国家,要发展经济将会非常困难。

一个较为明显的例子是现在个别发达国家的许多高技术企业的无形资产已超过了总资产的60%,当然发展中国家将专利等“无形资产”所占注册资本的比例规定在20%以下是不明智之举。资金、设备、厂房并不是财富本身,而是实现财富的工具,而专利才是财富本身,是概念性的需要实现的财富。微软公司的总裁比尔·盖茨的起家充分表明,资金、设备、厂房并不是主要的,拥有智力创造成果才是获取社会化财富(货币或金钱)的主要力量。

  现代社会,财富的分配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目前至少可以看出,农耕社会主要靠土地要素进行财富生产和决定分配,工业社会主要靠资本、工厂等生产要素进行财富的生产和主导分配,而智力社会则最主要靠人的智力创造这一最核心的财富要素来发展财富和主导分配。

当然,这一新型的形式就如十七世纪的资本和工厂一样,其生产方式的轮廓和生产组织的模式都是新的,不成熟的。但这一些新兴的社会生产方式必将引来许多有远见和新思维的社会学家、经济学家、管理学家等的关注和新兴“智力阶层”的重视。其成熟的时间必将比资本和工厂成熟的时间更快。

 

 

财富在国民之间的分配

 

    只要人类社会不仅仅只有一个人,那么财富都存在分配问题。只是分配的形式、结果较为复杂罢了。例如,农民将粮食财富种植出来,如果全部都是用来自己吃,只是表示在这种财富上自己生产自己消费,未进入社会分配而矣,当然一般都存在分配给自己家庭其它不能劳动的成员,如年老的父母、幼小的孩子、不能劳动的夫或妻等等,承担扶养的义务。而在历史上绝大多数时期,农民种的粮食财富是要向地主交租,向国家交赋税的,而且地主和统治集团通过地租、赋税所分配的财富占了大部分,农民们留下的基本上仅够维持其家庭生活。现代社会,农民种植生产了粮食财富,还需要拿一部分去卖,供给工业部门、服务部门、公共管理部门、科学教育等等其它部门的人,而自己得到货币,又购买其它的财富。这时候财富也存在分配问题,即将粮食财富生产出来后,然后在农民、工人、官员、科学家、资本者等等全社会范围内进行分配。

    当然这是纯财富分配的问题。还有一个财富利润分配的问题,那就是,当所卖的价格很高时,农民所获得的财富利润是较高的;当所卖的价格很低时,农民所分的财富利润是很低的,甚至是亏损的,至少会使自己的劳动成本被亏损进去。公平的财富利润分配应该是这样,使农民所获得的财富利润能与其它人的财富利润基本相当。当然在现有情况下很难达到这一点,但应通过税收和财政调配的方式,使差别不能太大。当然对于中国庞大的农业人口来说通过税收和财政调配不是最根本的解决办法,它不能根本性地解决问题。将来通过更多财富的创造,吸引农村过多的劳动力转向新财富实现劳动,并提高农业生产率后,所从事农业的劳动者一方面人数已很少,另一方面供给的财富更多,平均财富利润是可以与其它行业的财富利润基本相当的。关于这一主张我将在财富政策部分进行专门论述。

电脑财富的分配问题同样如此。科研部门研究创造出电脑财富,然后生产部门进行生产,销售部门进行销售,这种财富最终供给社会。电脑这种财富在实物形态上由供给部门供给了社会的需求部门,但在财富上,购买电脑者,无论是政府、其它企业、学生等等,还是创造实现这一财富的科研部门、生产部门、销售部门都参与了分配,只不过政府、其它企业、学生等购买者分配的是实物形态的电脑财富,而科研、生产、销售部门所分配的不直接是这种实物形态的电脑财富,而是通过货币的形式进行社会化分配。即供给部门与需求部门都对这一财富进行了分配。需求部门,即购买者分配到这一电脑是很好理解的。而供给部门,即科研、生产、销售部门在参与分配也好理解,他们如果没有进行这一财富的创造实现,他们是不会获得社会化财富(以货币表现)。电脑供给部门进行了这一财富的创造实现,将这一电脑销售给购买者后,他们得到了代表相应社会财富的货币,这一货币实际上就是他们所分配得的社会化财富。

前面是关于电脑财富的一般分配问题。下面我们来研究财富利润的分配问题。财富扣除其成本后就是利润,即财富利润。一项财富的社会总利润只要成本固定,其利润是不变的。当然财富值越高的财富,其它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利润也越高,但财富值不同的财富实际上是两项财富。财富利润同样是在社会范围内进行分配的。设价格与财富值相等,那么需求部门是没有分到财富利润的,只是得到了实物的财富,全部利润在供给部门。这是极少见的。价格不等于财富值,通常都低于财富值,当然也有极过别情况也可能出现价格高于财富值的情况,但当供过于求后以及引入竞争进入买方市场后,价格高于财富值的情况就很难再出现。因此整个供给部门和需求部门都分到了财富利润。只不过需求部门表现为少付出了货币,而供给部门则在收入中减去成本后即可看出利润的多少。人们共同享受了创造先进财富、降低财富成本所产生的利润成果。例如中国大力降低财富成本,特别是降低中国劳动者的工资(财富分配)水平,并以分取较低的利润后,将优质财富物美价廉地供给世界市场,让各国人民不仅分配到所需的财富,并且在财富利润上也以付出较少货币的形式从中国分配得到大量财富利润。用通俗的说法也就是购买力更强了,因为中国为世界供给财富,世界人民原有的有限的货币可以购买到更多的财富。

    财富与财富利润在供给部门也是需要公平、合理分配的。财富在供给部门的分配表现为,生产工人取得基本工资,维持自己及家庭的生活成本;销售人员也取得基本工资,以维持自己及家庭生活成本;科研创造者也取得工资或货币,以维持自己及自己家庭生活成本,并为再创造积累物质条件;资本者也取得部分货币以抵偿自己的资本成本,如果参与管理还获得部分工资以维持自己及家庭的生活成本;其它参与了财富活动的劳动者也要获得相应的财富抵偿成本,如管理者、运输者、公共服务部门工作者等等。还有部分财富是要用来抵偿购买材料、设备等的成本的,当然这通常就纳入了前面第四项资本的成本抵偿。供给部门的财富利润的分配应该作出公平、合理的分配,科研人员、资本者、生产工人、销售人员以及其它人员都应按功分配,而不能仅仅是资本者独占。我们认为首先应该考虑科研创造者,他们的智力劳动直接绝定着是否有这样一种财富,以及这种财富值有多高、利润可能有多高。并且就一个国家、一个企业来说,现代竞争的核心在于创造,科研工作者的功劳是无人能比的,因此科研创造者应该得到较多一些的财富利润。资本者投入资本,一方面投入自己拥有的财富(这时称为资本),承担了因经营风险亏损而可能失去财富的问题,另一方面,资本也起了组织财富要素的作用,因此公正客观地讲,资本也有重要的功劳,资本者应得到相应的财富利润。生产工人、销售人员、管理者、其它劳动者,他们同样有功劳,他们在财富的实现上也付出了大量辛苦的劳动,因此对供应部门所获得的财富利润也应该分配一部分,况且生产工人、销售人员、管理者及其它劳动者人数实际上占了整个比例的绝大部分,如果忽视对他们进行分配,而将财富利润绝大部分分给资本者是不公平的。他们除了养家糊口的基本分配外,还应该对财富利润也有所分配,不断提高生存能力和发展能力,以及享受社会财富发展带来的共同的幸福。对于一个企业来说,财富利润不是全部都拿来在资本者、创造者、普通劳动者之间进行分配的。还需要拿一部分来进行再积累,以增强再创造财富和再实现财富的能力。企业的不断壮大正基于此。

 

 

财富的国际分配

 

    财富还存在世界范围内分配的问题。各个社会不可能生活在真空中,各个社会之间在财富的创造、实现和使用上越来越联系紧密,财富的国际分配是一种必然。

人类社会财富的国际分配在古代除了少量的贸易外,通常采取战争掠夺的形式。这是一种非法的方式,已为人类社会所否认和抵抗。但对于新型帝国主义式的不见硝烟的规则式掠夺,人们仍须警惕。

现代人类社会的财富分配主要依靠国际贸易。通过国际贸易使一项财富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实现,各国将从国际贸易中分配到财富。但这种分配目前依然缺少公正性。如一个产品势能高的国家甲,其产品输入到落后国家乙,取代乙国的低势能产品。甲国的财富除了在甲国实现外,还在乙国得到了实现。于是甲国的财富包括在本国实现的财富A和在乙国实现的财富C。甲国财富通过国际分配,所产生的财富为:AC。假设乙国没有其它优势产品销售甲国,那么乙国产生的财富减少了C。乙国在现代社会财富的国际分配中供给财富为本国实现的财富B减去进口的财富C,所产生的财富为:BC

    当然贸易实质上就是以财富换财富。当出现前面情况时,往往是这样,发展中国家的财富供给力减弱了,财富减少了,成了长期的债务国。并且为了创外汇还债、恢复财富供给力和在国际上购买自己必须的财富,发展中国家总是要大量廉价地卖出产品,和用极多的财富与处于优势的发达国家换取少量的外汇及部分少量财富。这样发达国家在财富的国际分配中占尽了发展中国家的便宜。

在现实中,我们常发现许多发展中国家越来越穷。他们虽然在努力生产财富,却被发达国家利用高势能的产品掠夺走了财富。其原因一方面表现在欠发达社会财富势能低,另一方面也主要是因为世界贸易规则带有很大的弱肉强食性质。比如日本以制定更高的标准来阻止发展中国家对它的农产品出口。这样的结果是发达国家分割走了欠发达国家的财富,而欠发达国家则承受着财富的损失。发达国家的这一行为是不文明和不公正的。人类的规则需要全体人类文明、公平地来制定。

    发展中国家还应该注意的是,如果不搞创造,发展中国家在财富国际分配中往往是不利的。发达国家创造生产客机,其价格很高。而发展中国家生产皮鞋和袜子,其价格极低,设其也能卖到发达国家。前者的供应者是极少数,而后者的供应者是许多国家和不计其数的企业。前者需缺度很高,而后者需缺度很低。设一架客机财富值为5000万,而5000万双袜子财富值也为5000万。但是在实际国际交换中是,5000万双袜子的价格远低于5000万,而一架客机的价格则高于5000万。在国际财富分配中,从实物财富来看,发展中国家分配到了客机这一财富,而发达国家分配到了袜子这一财富。但是就财富利润来说,发达国家用很少的货币交换到了发展中国家大量的袜子,袜子的价格远低于财富值,袜子这一财富利润的绝大部份利润分给了发达国家,而发展中国家分到了极少的一点。对于客机则是这样,客机的价格往往高于其价值,也就是说客机的财富利润全部分给了发达国家,并且发展中国家还需要拿出高于客机财富值的更多货币才能交换到发达国家的客机。总之在国际分配中如果发展中国家不努力创造,利用低价格、低利润的财富与发达国家交换高价格、高利润的财富,长期如此,发达国家会比发展中国家更相对富裕,发展中国家会比发达国家更相对贫穷,换句话说,国际贫富差距拉大,发展中国家越来越贫穷,发达国家越来越富裕。但不进行贸易,发展中国家则会而更加贫穷和落后。重要的是发展中国家要能用特色财富进行国际交换。而特色财富一方面是自己的特色资源财富、特色文化财富,另一方面则是新创造优秀的财富。新创造优秀的财富最为重要。

 

 

财富利润在企业内的分配

 

    可以这么说,企业创办之初的资本都是资本者投入的自己拥有的财富,不管是资本者自己过去辛苦劳动积蓄所得,还是借贷所得,总之是应该肯定的。但是后来的企业因不断利用财富利润的一部分进行积累,所以得以不断壮大。这使得我们有必要对后来的资本问题进行探讨。我们认为,从实际上来看,后来的资本有一部分是资本者从自己管理要素、资本要素本应分得的利润而未拿取,省吃敛用积累的,这应该充分肯定。但资本中也有一部分是科研创造者、工人、销售者、管理者及其它劳动者未拿完自己应公平得到的财富利润而积累起来的。从实际的情况来看,这是肯定的,即企业后来增加的资本中即有资本者的一份,也有劳动者的一份。在未来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可能得探讨企业资本构成问题,以实现财富的公平。当然这是一个目前来说还很复杂的问题,特别是财富功劳具体数值的计算现在科学理论水平还很难做到。作为各个社会来说,要实现完全的公平可能还得假以时日,现在各个社会要发展经济都还存在资本相对不足的问题,需要鼓励资本的积累,在近期内就采取分配会破坏社会的财富之力,最终影响到社会整体的财富发展。

    当然,并不是说现在还要漠视劳动者的利益。我们主张需要开始考虑劳动者的利益与财富之力的发展以及社会公平事业的推进,有计划有步骤地来解决这一问题,任何太左的做法都会损害整个社会财富增长及劳动者最终的利益。从现实与可能的角度来说,开始考虑分给职工股应该是可行的。例如现在一些企业开始给科研创造者以很高的股份,开始给每个劳动者一定比例的股份,给高级管理者给予较高股份更是常见。我们相信未来这会是一个趋势。

    在未来财富创造实现之力将非常发达,可能那时候社会对于资本的需求度会相对下降,这时候企业将逐渐由现在按资本的权势分配逐渐转向按功分配,劳动者将可以分取到自己本应得到的那一部分利润,这样社会的消费需求将增加。当然并不是说资本就不用再积累,那时候资本者只需将自己管理要素、资本要素应分得的那部分财富利润用于积累可能就够了。当然企业还可以通过借贷,或者说服职工将其应分利润的一部分作为资本转成股份等等。

    我们在这里只是作纯学术的分析。当然我们也建议企业家们开始考虑给予职工一定的股份。作为现代及未来真正的企业家来说,绝不应是圈地运动时那种血腥、贪婪的不良资本家,而应是运用自己的资本和才能组织各类劳动者共同为社会创造实现财富的领导者。从财富层面上来看,将来物质财富的极大丰富使得金钱上的财富只是个人财富的一部分而矣,精神文化财富将日趋重要。这也要求企业家需要慢慢地抛弃过度的贪欲,而应多一些公正、多一些高尚。现在给予职工特别是科研创造者、高级管理者相应的股份,既是一种公正,对企业的发展也是有利的。

    对于企业内部分配问题必须重视。应该保障劳动者应得的工资,应该对财富利润在资本积累、劳动者所得、企业主所得之间作恰当的分配。能最有利财富发展和普遍富裕的,则是最好的分配。也就是说三方面都必须考虑,企业的发展积累必须考虑,鼓励企业主组织经营财富的积极性应该考虑,当然劳动者的公平分配问题更是必须考虑,因为劳动者的收入若受到严重克扣,必会对社会造成重大损害,劳动者收入问题也影响到其创造性和劳动积极性。三者虽相互消长,但是可以找到一个较好的结合点,既有利于财富增长,也有利于社会公平。不同的时候,可能结合点有所不同,因此这一结合点也就是动态的。

 

 

财富分配方式的探索

 

  财富分配应该考虑如下几个因素:

    第一个因素,对财富的功劳大小。这是一个首先必须考虑的因素,否则人类财富的分配就会迷失方向,一切以权势和非法的方式分割财富的行为便难以被革除。没有劳动就没有财富或者说没有贡献就没有收获,这就是社会分配定律。

    第二个因素,具有公正性。这一因素显然是应该给予充分考虑。我们不能说对财富没有贡献的就绝对没有分配财富的权利,如残疾人显然是需要社会的公正与善良给予照顾。而老人和儿童他们不能参与社会财富的产生活动,但他们在任何时代都应该被赋予参与财富分配的权利。因此与上面社会分配定律相生相伴的还有一个社会正义定律:每一位弱者她都有生存与获得必要幸福的权力。财富分配的公正性在二十一世纪不仅是指一个社会内的公正性,在若干年后还应该从全世界范围来考虑分配的公正性。

    第三个因素,对文明的促进。财富的分配绝不能演变成赤裸裸的利益分割,必须对人类的文明有所促进。人类的文明与人类的幸福是相生相伴的,任何毁坏人类文明的利益分配都不是一种进步的财富分配。

    第四个因素,对财富发展的影响。财富的分配还应该考虑到财富分配对财富创造和财富实现的促进作用。比如在某种要素紧缺的情况下,为了鼓励和扶持这种要素的发展以解决财富产生中的瓶颈问题,可以适当地提高这种要素的分配比例。

    在人类的一定时期,财富发展的效率与财富分配的公平之间是存在一定矛盾的。有助于财富发展的要素多分配财富利润,那么其它要素所分的财富利润就会下降,社会就显得不公平。而有助于财富发展的要素少分配或者与其它要素一样公平分配,财富发展的效率就会下降。但我们相信任何时期都有一个平衡点。这一个平衡点就是如何最有利于整个社会整体的财富与幸福。紧紧把握这一点,就不容易陷入思想的误区。

    许多问题总是很复杂的,不是用是或否就能准确表述。承接上一段的问题,我们想进一步阐述一下财富发展的效率与财富分配的公平问题,我们认为这两者之间只是存在一定的矛盾,并不是说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尤其是现代社会,试想将大多数财富分配给资本者,而劳动者只能挣一丁点养家糊口的血汗钱艰难的生活。资本者聚集了大量的资本,也有很大的财富经营积极性,社会财富生产能力变得很强。但是由于社会中最多的人——劳动者们由于所分配的财富极少,只能艰难地养活自己和家庭,缺乏大量购买消费财富的能力,生产出来的财富再多也卖不出去。这反而降低了财富发展的效率。因此,一定程度的公平分配,实际上有利于财富效率的发展。也就是说,两个矛盾是可以统一到一起来的。

    关于社会分配的问题,董辅礽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公平+市场效率”的著名公式。在社会公平与财富效率之间肯定有一个最佳的结合点,并且这一结合点将随着资本要素、智力劳动要素、一般劳动要素在财富中需缺度的变化以及人们对公平程度的要求变化而动态地变化。

 

 

自然资源的私有化问题

 

自然资源财富归某些人所有,而由其来向他人收取地租,这是一种典型的不公平。无论是土地也好,森林也好,水流、滩涂也好,它都应该首先是大家的。无论是君主、地主,还是其后代,都没有任何理由霸占自然财产天赋给人类的权力。

自然资源不应作为私有,应作为社会公有。土地、矿藏资源特别应该如此。在中国土地不存在私有,而是国家所有和集体所有两种形式,这更好地体现了社会的公平,不至于那些控制土地的私人不劳而获地用土地来谋取高额的地租,榨取农业劳动者劳动的大部分财富。

土地这样的天然财富要素不应该作为私人的财产。公平的财富应该是经过劳动而获得。例如投入生产的现金资本如果是投资者辛苦劳动与节约储蓄而来,那么应该充分地肯定。而土地私有只是人类数千年来封建专制遗留给少数人的罪恶遗产,不应在现代社会继续存在。当然,如果土地是从大海里新建的,那么这一土地就不是天然的财富,而是经过劳动所得的财富,可以考虑为新建者所有。矿藏、石油等也是如此,它是一种自然资源,是社会共有的财产。勘探发现者功劳最大,应获取相应的利润,开采者应获取一部分利润,但不能将其作为私有财产,垄断这一财富的利润。整个社会也应以资源所有税的形式分到一部分利润。

    当然出于对环境保护的鼓励,森林则应该根据不同的情况或采取社会公有或允许个人私有。因为森林不同于土地,森林现代更多的已不是自然而然的东西,许多森林可能是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劳动培育出的财富。在环境日益恶化的现代社会,应该鼓励从事造林护林的活动。对于沙漠绿化,从鼓励环境保护的角度来看,实行较长时期的治理享益权也是可以积极考虑的。

 

 

关于土地与地租问题

 

土地没有谁有权力对其所有。封建地主们对这一资源掠夺为自己所有,在人们生产农业财富时因不得不需要这一财富要素而不得不向其交纳租金。封建暴君们已被人们所推翻,但是现在许多国家的土地仍控制在少数地主手里,用来向人们收取地租。这需要改变。我们非常赞赏这样的土地制度,即土地不能为任何人所私有,它是人们共同的资源、共同的财富要素。当然为了整个社会更好的公平、有效运用和管理土地,可以以社会的名义将某些土地租给需要它的人使用,如建住房、办工厂,社会收取相应的租金或者说使用费,但这些地租不是归某个人所有,而是作为社会的财政收入,用于增进整个社会集体的福利和促进财富的增长。

    土地如果不控制在某人手里,实在是得不到地租的。如果河流控制在某人手里,河流也会成为经济学中的一种生产要素,实际上河流本来就已是生产要素,阳光、空气等都是。因此在经济学中认为只有土地、资本、劳动是生产要素的观点存在问题。当然这些要素在实现财富中存在成本。而中关村的道路也应该是要素,它也有成本,只不过它已经由大家共同用税收修建买单,不用计算到具体的企业成本中去,但它是应该计算入社会的成本中去的。虽然不被认为是企业生产要素,但应该认为是社会生产要素。总之,财富的要素不仅仅只是土地、资本和劳动,它还包括许多方面,认识这一点对于一个社会发展财富来说非常重要。

    当土地公平地回到社会大家的手中,不再为某些人所霸占时,人们在产生财富中就不用再向地主们交一部分利润了,劳动者们所获得的财富就增多了,而不是被少数地主占去。当然并不是说以后土地就完全不需要再收“地租”,当对于某些类型的财富活动需要调节时,或为了更有利于整个社会整体的财富幸福时,就可能需要收“地租”,不过这种地租最后是大家收取,而不能由少数地主收取。

 

 

关于财产的世袭问题

 

在周朝以前官爵是实行世袭制的,一个人如果是贵族,那么他的后代就可以继承这一官爵。后来商鞅对此进行了改革,不分贵贱以功论爵,慢慢废除没落的官爵世袭制;再后来中国实行考试选拔,考得状元者往往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大大地促进了社会的相对公平。当然这是官爵方面。

在财产方面人类至今为止都还基本是实行世袭制。对于大规模土地资源的世袭是极为不公平的。当然对于其它诸如房屋、必要耕地以及其它少量财富的世袭存在其合理性,应充分肯定每个人对其通过劳动所获得财富遗留给亲属、后代的权力。

但对大宗遗产则需要作新的考虑。一部分当然可以遗留给其血亲、姻亲、后代,可以较大程度地保证其血亲、姻亲、后代的生活,同时为其参加财富再生产提供好一点的条件,这一点我们是持肯定态度的。但是为尽量克服社会的资本主义不平等,应该考虑对高额遗产的部分财富进行社会化,也就是说可以通过高额的遗产税或其它措施,将其死后的财产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那一部分根据一定的比例奉献给社会。例如,如果一个资本家拥有10亿的财富,他死后的10亿财富都遗留给其血亲、姻亲、后代,那么他的血亲、姻亲、后代中将滋生更多的好逸恶劳者;他的血亲、姻亲、后代利用这些优越的财富作为资本来参与社会竞争,会取得绝对优势,结果是其它平民成了这些财富贵族资本的奴役。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是不公平的。因此,最好的办法是承认高额遗产的一部分归其血亲、姻亲及后代,而另一部分应奉献于全社会,尽量让整个社会的人都站在公平的起点。在发达国家,越来越多的优秀企业家们将大量财产捐赠给社会慈善事业,只留给后代很少部分财产以鼓励后代自力更生的做法是值得赞扬的。这或许也是未来遗产制度的开端。

在现代社会,谁都不能先天霸占过多的资源造成社会的不公平,每个人对于财富的取得应该更多的依靠劳动——创造性劳动与实现性劳动。当然,在确定遗产社会化的程度时,一方面应该考虑社会公平,一方面需要认真考虑对资本积累的激励。

    随着社会集体养老保障体制的健全,以及人类“生产”、生活及思想由小家到社会大家的转变,为打破巨额遗产的世袭制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当然,打破财产世袭制有一个漫长的过程。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进程是不同的。发达国家今天看来打破财产世袭制已经具有坚实的经济基础。但发展中国家物质财富非常贫乏,需要保障财富之力不受影响和削弱,因此在推行打破财产世袭制上进行得过早是不妥的,需要优先鼓励培育财富产生之力,待将来财富非常丰富时机成熟后,再循序渐进地推进。

 

 

关于企业股权的集体论

 

    土地是农耕时代财富的必要要素。劳动者要生产财富必须有土地。土地由地主控制后,地主利用土地分取地租,使得千百年来农民劳动所得的财富大部分被贪婪的地主剥削压榨,农民辛苦劳动,但所分得的财富很少能维持自己的生活直到收获的时候。

    企业也是现代社会创造实现财富的必要形式。绝大多数情况下,劳动者必须加入企业才能进行社会化了的财富创造与实现,从而获得财富。因此,我们认为企业也不应该为某一人所控制。

企业应该是社会创造实现财富的单位。这一单位实质上由智力创造劳动者、资本者、管理劳动者、技术劳动者、销售劳动者、体力劳动者等所共同组成。这一单位应该属于智力创造劳动者、资本者、管理劳动者、技术劳动者、销售劳动者、体力劳动者等所共有。这一单位的股份不能仅仅是资本者的资本股,还有智力创造劳动者的财富权力股、管理劳动者的管理劳动股、高知识劳动者的知识劳动股和其它普通劳动者的普通劳动股,管理劳动股、知识劳动股和普通劳动股可统称财富实现劳动股。当然资本在这一单位中起到了组织者的作用,并且用自己的财富来组织经营,承担着很大的风险。但是并不意味着应该由资本者绝对独占和控制这一企业,尽管这一企业从表面上看由其出资成立,但在财富产生上,出资建企业只是组织的表现而矣。资本不等于企业,组织不等于财富产生的全部,不等于智力劳动者创造的特定的概念财富,更不等于众多劳动者们的实现劳动。而经过财富产生活动所得的财富除了扣除经营成本和劳动者维持家庭所需成本后,剩下的应为企业全体的利润。在现实中,企业主们往往将很少的一部分分给众多劳动者,剩下的绝大部分利润将其当作企业经营的利润,实质上也就是当作资本的利润。现代企业的利润只为股东分配,而成为股东者绝大多数都是资本者。

    财富创造论认为,企业并非资本的企业,而是为实现某项或某些财富的企业。这项或这些财富为智力者所创造,同时需要大量的一般劳动者来共同生产、销售实现,当然也需要资本的加入支持或者说进行社会化“生产”组织。因此应该这样理解一个企业,企业实际上是以智力创造者、一般劳动者(包括技术劳动者、体力劳动者、管理劳动者等等)、资本者共同组成。当然财富利润就不应该由资本者独自把持了,企业也不应由资本者独占和绝对控制。

在企业中实行劳动者股或许是一种很好的办法,即资本可以依据其功劳占一部分,同时智力创造劳动者、管理劳动者、技术劳动者、体力劳动者也各占一部分股份。企业毕竟是创造实现财富的集合体。这样即有利于促进多方共同的积极性,同时也有利于防止资本主义剥削的恶化,保障社会的公平。对于各自所占的股份应该按照对于财富创造实现功劳的大小来确定,同时在一定时期内需要考虑要素的需缺度。关于不能以劳动入股,以及专利等无形资产所占股份不能超过20%的公司法制度存在问题,这是典型的资本主义和注册本金主义思维。

 

 

生产率的提高不能使资本者得益劳动者受害

 

    生产率的提高绝不能使资本者独自获利,而让工人与农民丧失劳动机会。这是社会共同的成果,应该让社会共同受益。资本者借提高了的生产率装鼓了腰包,而大量的劳动者却因生产率提高而失业饥饿,这不仅仅使社会不公,而且对于社会的财富增长也是灾难性的,它会引起供需的严重失衡,造成经济危机和社会的动荡。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否定提高生产率。恰恰相反,我们主张提高生产率,使人类实现财富的能力增强,使劳动者从过去繁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有更多的空闲休息。重要的是在提高生产率后,需要对所获得的财富利润在全社会范围内作重新的分配,至少因生产率提高获得了超额利润的企业需要对失业的职工进行某种程度的补助。

    同时我们也注意到,抛开了通过新财富的再创造为更多的失业劳动者创造就业的机会,要解决好“生产率的提高不能使资本者得益劳动者受害”这一问题很困难。

 

 

企业家应以服务社会财富事业为理念

 

    企业家应该有奉献社会的思想,勿做不良资本家。企业家应该是用自己的卓越才能和财富组织智力劳动者、管理劳动者、技术劳动者、体力劳动者为社会财富事业而奋斗,向社会提供优秀的财富以充分满足人们的需要,促进人民幸福和社会发展的社会精英。在作出贡献后,自己及所带领的劳动者们所付出的成本得到补偿是很自然的事,而所提供的财富值因优秀及成本低而获得利润也是应该肯定的。作为现代的企业家们一方面在为社会提供财富时应该尽可能提供优秀的财富,在经营理念上应以服务社会为个人及企业的价值取向,另一方面在财富分配时,除了企业继续发展所必要的积累外,财富利润应在自己与各劳动者之间进行公平分配,劳动者和自己都有功劳,自己不应独占,对劳动者的工资不应克扣。

    除此外企业家们在获得成就后,应多关心社会的慈善事业。那种提供伪劣产品、克扣劳动者工资、对社会慈事业善漠不关心的自私、贪婪的资本家应该受到大众的鄙视和社会必要的规范。

 

 

对美国财富分配的考察

 

    我们认为,美国是一个半世纪以来科技创造的典范,但不是社会幸福的典范。据民意调查机构对69个国家的研究显示,委内瑞拉、墨西哥等国的“国民幸福指数”很高,50%以上的人民认为自己非常幸福。而美国的这一比例仅为39%。在美国的科学家们创造了世界最多的专利,造就美国在世界最多的GDP,但是所获得的财富绝大部分都集中在少数人手里。虽然美国普通居民也受益于总体财富大规模增长,带来生活水平有所提高,但是普通大众所获得的幸福与理论所应得到的相差很远。如果财富在资本者获得适当的一部分后,更多地由社会的全体人民通过更高工资、税收调节等方式来分配,人们会比现在这种分配制度下感到更多的幸福。我们不认为这会造成财富实现力的减弱。恰好相反,人民大众获得大量的收入后,将会增强消费能力,使得财富实现规模进一步扩大,更有利于财富的发展;而资本者虽不能获得绝大部分的财富,但是却能获得比普通劳动者高得多的财富,同样具有投资的积极性。况且现代投资并非局限于少数资本家的投资,还有大量普通民众的投资,普通民众收入高后,购买股票的能力也就更强。因此,我们认为,虽然极端的平均不足取,但极端的的贫富悬殊也不足取。在两者之间应该有一个社会公平与财富效率的平衡点。这一点是人类未来发展财富时分配政策应该努力去研究寻找的最佳税收点和工资分配点。

美国虽然在创造上领先世界,但在人类的共同幸福上应有所贡献,不宜将人类带入一个贫富极度悬殊的深渊。人类过去不需要少数暴君对全体人民进行统治,未来也不需要少数超级富翁对社会财富进行统治。我们不否认资本者等对财富作出贡献多的人可以比其他人富一些,但这种贫富差距却不能无节制的扩大,并且应该对采用非法手段牟取超额财富的人绳之以法。

    未来社会的财富分配应更趋于按功分配。不要让资本再象两百多年来那样对智力创造劳动者、普通劳动者的辛勤劳动所应分得的财富利润进行疯狂的掠夺,每个人只能得到自己所应得到的那一部份。

    下面是美国1999年国民财富收入分配的情况。

 

美国1999年国民收入分配

收入的种类

 

所占比例

劳动收入:

  工资和薪水

  津贴和其它劳动收入

 

财产收入:

   所有权收入

   净租金收入

   公司利润

   净利息

 

44723亿美元

4594亿美元

 

 

6585亿美元

1459亿美元

8927亿美元

4675亿美元

 

59.7%

11.5%

 

 

8.8%

1.9%

11.9%

6.2%

合计

74963

100%

(资料来源:U.S.Department of Commerce, Survey of Current Business.

 

 

    从上表看,似乎劳动者的收入占了71%,财产收入只占29%,实际上财产收入要除去成本,劳动收入也应除去成本。每一位劳动者不可能不付出成本。他的成本表现在维持其家庭的生活、必要教育所需。对于企业内部或一个社会内部,其财富利润是指收入除去成本后的总利润,成本主要包括:原材料及其它费用、劳动者家庭生活及必要发展成本。劳动者家庭生活及必要发展成本是劳动者收入的成本部分。除去各部分的成本后我们才能很好地看出各部分对于利润的真实分配情况,况且劳动者人数众多,人均所摊实际利润之少就更可想而知了。而财产收入实际上就是资本的利润收入,占了如上统计方法所得数据的29%。如果除去劳动者成本后,资本利润所占企业或社会的财富利润的绝大部分。一个不争的幕后事实是,90%的财富已集中在极少数的资本者手里。

 

 

关于财富分配、财富分割和财富分取

 

对于财富,是用分配、分割、分取,还是其它概念,值得研究。

分配,就其字面的意思,一是分,二是配,分就是在财富活动中根据一定的情况对财富进行分取,而配是根据一定的情况对财富进行配给。

现实的情况是,数千年以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采取赤裸裸的分割。地主总是想方设法地提高地租,农民辛苦挣了一年,所剩下的绝难使自己家庭生活富足。工人与企业主们就企业获得的财富利润进行分割,通常表现在企业主们尽量压低工人的工资,甚至是一些不法企业主克扣工人的工资。企业除了在内部进行分割外,又在社会交换中想方设法地压低原料价格,尽可能地提高商品销售价格,以分割到更多的财富。销售商总希望以最高的价格销售商品给消费者,而消费者总是希望能买到最便宜的价格。

    未来对于这种财富分配的状态需要改变,应该逐步由财富的分割转变到财富的分取和分配。这是可能的,在氏族、部落时代,对于财富一般不是采取分割而是分取。就是在特权阶级出现以来的数千年里,社会中同样存在部分的财富分取和分配情况,例如在家庭里,家庭成员之间就不是弱肉强食的财富分割,而是亲情的分取和配给。两个朋友在休闲时间相约去打鱼,回家的路上对共同所获得的鱼通常是希望给对方多一点,这也是一种分取。管仲与鲍叔牙共同经商,对所获之利也是采取朋友间的分取。在未来社会,随着物质财富的极大丰富,人类更加转向精神文化层面的财富,更注重精神层面的东西,以及特权阶级的消失等等,人类对于财富将会更多地依据于财富贡献、公平原则和友好奉献精神来进行分取和分配。

 

 

走向共同富裕

 

就整个人类社会来说,经济要得到很好的增长,需要全社会都具有很强的购买力,需要基本上的共同富裕。也就是不能贫富悬殊太大,当然也不是说要实行平均主义。极左的平均主义也不公平,会使懒惰的人同样可以拿到勤奋劳动的人一样的工资,分到一样的财富,会使社会反而严重地背离了按功分配的财富规律,影响到人们创造实现财富的积极性。极端的功利主义也不公平,一些富翁富可敌国,而一些国家全部国民的财富都没有一个富翁多,长期生活在饥饿的边缘。只有大家都富了,社会的财富容量才能达到最大化,这时候社会才能进行大量的财富生产实现,经济才能取得最理想的发展。

未来,随着财富的丰富,文明的推进,不仅需要解决财富在富人与穷人之间的分配问题,而且需要很好地解决财富在富国与穷国之间的分配问题。这不是乌托邦。在未来这是可能的。随着世界经济的一体化,将来国界淡出历史,人类社会的一体化是一种必然。那时候,在统一的共同联合公共机构下,就如中国中央政府将上海、广州等富裕地方的税收调配到西藏、贵州等地支持那里的发展和促进人民的共同富裕一样,当没有边界,许多问题都能更好解决。

在未来,一个富人的富裕物质财富将更多地分配给穷人。比尔.盖茨每年捐出自己十多亿美元的财富来救济穷人和成龙将自己一半的财富捐给慈善事业,虽不算未来伟大的慷慨,但在今天功利主义充斥世界的情况下,这是一个良好的榜样。相信未来物质财富的极大丰富,人们更注重精神文化财富时,那时候整个社会对于物质财富守财奴的心态与观念是会发生改变的。我在本书中也强调一点,财富是由智力劳动者们创造的,然后资本者利用自己的资本组织普通劳动、原材料、生产设备将其进行实现而矣。并且随着人类资本由奇缺变得越来越不缺乏,资本者利用资本要素在社会中所分割的财富将会变得越来越与劳动者接近。智力创造者所分配的财富可能将会得到显著提高。而这一群体的道德素养比资本者高得多,财富增多后他们更会用来救济穷人。

总之,人类走向共同的富裕是一种必然,是人类财富发展的需要,也是人类文明发展的需要。

 

经济学不是专司统治思想的东西,是一门科学,一门经邦济世、经世济民的科学,一代代巨匠不是为了打造一个个思想的帝国,而是在推动国盛民富的科学建设!

经济学应是研究促进社会财富增长和谋求社会普遍幸福的一门科学

     

网站电话: 18911600586  13880509516

地址:中国.北京      网站邮箱:china@law119.cn      51.la 专业、免费、强健的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