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经济理论发展-世界财富研究网|经济思想|创新立国|经济动态|政策论坛|金融财经|市场观察|学术进步|环球思维|经世济民|www.fortuneresearch.org

中文首页 | English  

网站首页|经济思想|创新立国|经济动态|政策论坛|金融财经|市场观察|学术进步|环球思维|经世济民|联系我们|

  

u     人类的生存及幸福对财富充满需要

u       财富不仅包括商品类财富,还包括非商品类财富,不仅包括物质类财富,还包括精神文化类财富及其它类财富

u       财富经济由创造、实现、使用、分配四个部分构成

u       财富的产生需要经过创造、实现两个阶段,创造是财富的源头,实现是财富的河流

u       财富只能由人创造,其它任何东西都不能创造财富

u       人类的历史就是创造的历史,一个社会的崛起,归根结底就是创造的崛起

u       财富创造是人类文明的开始,也是人类文明赖以发展的支点

u       人类的潜在需求是无限的

u       人类对财富的创造不会终止

u       创造须满足人们的需要

u       创造正成为最关键的财富之力

u       优秀创造者应视为人民的英雄

u       财富经济的运行深受与此有关的每种要素的影响

u       在不同的时代,决定财富的关键要素在不断变化

u       财富的获得需要劳动,没有劳动便没有财富

u       财富的总量决定于财富的创造、实现、使用的状况以及三者的密切结合,并与分配的情况密切相关

u       财富应按功分配,并得有利于公正、文明和财富发展

u       不是获取私利而恰好贡献社会,而是贡献社会才能获取私利

u       社会财富的容量具有一定性与发展性

u       财富需求多少,只能供给多少,供给是所需求的才为有效

u       财富供给与财富需求是动态的一对相生相伴的关系,供给与需求应谐调发展

u       财富首先要为人们所需要才可能有价格

u       需缺度决定价格

u       财富的价值取决于创造,一个财富的价值是恒定的

u       需求变化不影响财富的价值

u       供给要满足需求

u       人们一切活动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生存和幸福

u       从国际范围的角度来解决问题

u       应将自然资源及环境纳入财富的范畴

u       专利不应存在地域性

u       人人具有专利天赋权

u       财富永远需要经营,不管是个人也好,企业也好,还是一个社会也好,都是如此

u       一个富有前途的企业所提供的财富应该总是能更好地满足人们的需要

u       人们总是选择最好的

u       在创造中获取先期利润

u       不是每种财富都需要生产,但每种财富都需要创造,每种商品类财富都需要销售

u       经济的良好增长需要有财富比较优势

u       低势能财富必为高势能财富所替代

u       教育不是消费,而是一种生产

u       没有研究创造就没有生产,有创造才有一切

u       控制研究才能控制财富

u       铸造时代财富之力远比获取财富重要

u       不是强盛成就创造,是创造成就强盛

u       中国的觉醒在于创造上的觉醒:一方面她需要对于创造的重视,并作出大量的投入;另一方面中国人也要恢复创造的意识,并勇于去创造

u       中国应该奉行创造立国和创造强国的思想

 

世界财富研究网 > 学术著作 

01财富引论

02财富之源

03财富的特性

04各要素在财富中的地位

05财富创造综述

06财富创造的主体

07论物质科技财富的创造

08论其它类财富的创造

09财富实现综述

10财富生产

11财富服务

12财富销售

13财富传播

14公共秩序财富的实现

15财富消费与需求

16财富的供给与需求的关系

17财富价值与需求的关系

18财富的贡献

19财富分配存在的问题

20财富分配探索  

21财富理论体系

22与财富有关的一系列问题的探讨

23促进经济理论发展

24专利理论探索

25人类财富的未来

26财富经营概论

27企业财富的经营

28个人财富的经营

29社会财富的经营

30财富的增长研究

31一个国家的崛起就是创造的崛起

32发展中国家的财富发展及政策

33对培育财富之力的思考

34社会经济政策考察与研究意见

 

世界财富研究网 > 学术著作 > 《财富创造论:国民财富产生原理研究》李宗发著  

 

 

 

 

第二十三章 促进经济理论发展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写道“古典理论的前提只适用于某种特殊情况,而不适用一般情况。它所假定的情形只是各种可能的均衡位置的极点,而且古典理论所假定特殊状态的特征恰恰不符合我们的实际生活于其中的经济社会的特征,如果我们的企图将它应用到实践中,结果势必成为一种误导,甚至造成灾难。” 凯恩斯的观点是对的,古典理论有其限局性。但不仅仅是古典理论,几乎任何理论都有一定的时代局限性,都需要进一步的发展。

 

 

正确对待经济学术理论

 

    约翰.斯图亚特.穆勒曾在1848年著作的《政治经济学原理》中写道:“值得欣慰的是,价值规律已臻完美,今天和未来的学者们无需再做探索。”一百年后萨缪尔森先生这样写道:“而当他在写这段文字的时候,供给和需求的分析还根本没有被发现”、“新的思潮学派出现,传播并影响于世,进而折服那些曾报有怀疑态度的人。” 萨缪尔森是对的,一个时期的经济学家们其智慧往往只能是攀登到其时代的顶峰,充其量他的智慧可以少许地预见未来和观察到宏观与微观世界的某个程度的真实。

    不将某一经济学术权威化、宗教化,一切以真理为指导,以更好地促进经济的发展为目的。不仅对于经济学家要求如此,对于经济学者、经济师同样如此。

那么在经济学术问题上,我们要怎样才是正确的呢?我们认为首先需要不将经济学术权威化、宗教化,学习自然科学领域学者们的那种精神,谦虚、勤恳地将历史上和现代的各种权威的、不权威的理论都毫无偏见地综合起来,将其审慎地看作是一些观点,然后将这些观点演绎到实例中去,与现实经济生活相对照,区分出哪些观点是真理,哪些是相对真理,哪些是经济处方。将各家颇具真理性的学术综合起来写入教科书,切忌再将某一派的经济学术作为圣经传授给学生们。至今为止,甚至未来,不可能有哪一位大师的经济学术能够充当经济学圣经的角色,因为经济学是一门科学,任何人的智慧都不可能穷尽所有真理而无一点纰漏甚至缪误的地方。只不过个别“天才”性的经济学大师的学术之中或许有多一点智慧性的东西罢了。只有将人类所有的经济学术智慧综合起来,现代经济学教科书才是科学的。当然,经济学者们的这一工作无疑是极其艰巨的。

其次,学术研究著述要以真理为归依,以促进经济的更好发展和以谋取绝大多数人类的幸福为目的,即要谦虚参考历史上经济学家们的理论,也要切忌盲从,即要自信严谨,也要及时批判发展自己过去的理论。

最后,直接服务于社会经济建设的经济师和部分经济学者,同样切忌将某一学术理论宗教化,需要学习医生的职业精神,认真把握现时代各种先进的理论,另外针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还需不断博览、鉴别各类相对真理性的经济学术和经济配方,如此,结合自己工作所面对的实际情况,必能智慧地制定出各种更加优秀的经济政策和经营措施。

    威廉.斯坦利.杰文斯在《政治经济学理论》中尖锐地批评经济学权威的危害。把某人的著作奉为经典拒绝人们提出新理论和批评它的长短,对于真理必定是最严重的侵害。除了宗教外,在任何科学领域,权威历来是真理的敌人,即使它曾经是绝对的真理,是某些人的圣经,如果被后来的这些人奉为宗教来顶礼膜拜,最终必将会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变成反革命的东西。将某一理论奉为宗教,不仅危害了真理的发展,而且毁灭了这一理论。诸如佛教、道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良性宗教,它们为人类提供的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劝导人们从善。但是无论是哪一本经济学理论都不具有这一地位。经济学是人类财富大厦的建筑科学,科学永远处于发展之中,任何经济学理论的教徒们企图将其制造成权威,横行理论的殿堂,都会影响到科学的发展,最终危害至少是阻碍“生产力的发展”。无论是亚当.斯密还是凯恩斯,推崇谁来妨碍研究都是不足取的。正确的做法是就如自然科学一样,对过去经济学大师们的理论给予必要的研究和学习,结合新的时代发展变化了的情况进一步发展和使用。现在中国非主流经济学者们推动的学术复兴运动,无疑是值得肯定的。

    马歇尔在约翰.穆勒的经济学基础上,吸收了新、旧各派经济学说的方法论和理论观点,把供求论、生产费用论、经济和谐论、资本生产力论、节欲论同边际效用论、社会达尔文主义、进化论等结合起来,建立了一个以“均衡价格论”为核心的经济学体系,成为边际革命时期经济学的集大成者,并创立了长达25年之久的马歇尔时代。英国著名经济学家琼.罗宾逊夫人这样推崇到:“马歇尔的《经济学原理》就是圣经,我们所能知道的,几乎无法超过此书......马歇尔是经济学的一切。”这是经济学上神化太过的一个典型例子。尽管一定时期可能出现天才,其研究的成果值得人们的参考,但对于经济学来说都不宜将其神圣化。

    对于过去任何作出贡献的经济学家,我们的愿望是应该给予必要的尊敬,而不是崇拜。科学永远没有尽头,因此无论是对他本人的崇拜,还是对于他的学术的崇拜都不妥。也许说某一著作具有重要价值,具有学术里程碑地位,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可能更恰如其分。

    世界经济学界需要纠正长期以来存在的学术权威化、宗教化之风,使更多人参与到思维未来的经济学术发展大业中来。

 

 

经济学术不能实行专制

 

    在经济学上大搞派系斗争,大搞宗教主义、权威主义的做法都不适宜。熊彼特的创新理论提出后的很长时期内,因为不符合主流学派的观点,而在哈佛大学受到了他最大的竞争对手凯恩斯理论的排斥。熊彼特的专业被废除,学生也被迫离开了他。在经济学王国里仍然是谁是君主,谁是叛乱份子。现代物理科学领域早已不允许这种学术专制行径,它允许自由的探索,鼓励任何人的创新,一项伟大的创新无论它的发明者出身是何等的低贱与无名,人们都会来共同祝贺,因而物理科学发展是多么的迅速。

 

 

学术对国家兴盛的影响

 

    经济学术不是无聊的方块文章,它对指导人们从事财富事业影响深远,而且影响到国家的兴盛。

例如,李斯特的学术对德国的兴起就功不可没。李斯特认为以追求财富为目标,贪图眼前利益,会使自己永远处在落后的地位,而以追求“生产力”为目标,虽然暂时可能会有牺牲,但由于建立起了自己的财富增长机器,最终必会使财富极大地增长起来。李斯特特别主张对人的培养教育,建议国家应该把它已有的财富更多地投入到诸如教育等有助于生产力培育的方面。李斯特指出,创造财富之力,比财富本身更重要。后来的德国的确在教育和机械制造领域卓越超凡,从落后的国家变成一个在制造业领域屈指可数的国家。李斯特去世后一百多年时间里,世界许多最伟大的发明都与德国有关,这与经济学术思想有莫大的关系。如果希特勒不发动法西斯战争,不屠杀犹太人,凭借培育出爱因斯坦等大量世界最优秀的科学家,德国应该会创造更多的财富与繁荣。当然,出现法西斯与李斯特毫无关系,那是不良哲学与思想的事,恰恰相反,法西斯的兴起对李斯特学术兴国的抱负以沉重打击。

李斯特除了对德国影响很大外,由于他曾经在美国居住过,并于1827年将自己的一些文集汇编为《美国政治经济学大纲》,应该说对美国的发展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十九世纪的美国是一个土地肥沃辽阔的新兴国家,在斯密和萨伊看来美国注定是应当经营农业,但是李斯特却认为美国作为一个大国“绝不能只求眼前物质利益享受;文化和力量是比单纯的物质财富更加重要、更加有益的资产”,不能用自己所特长的农产品去换物美价廉的工业品,虽然对美国目前利益是有所牺牲,但是如果一个国家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必须毫不退缩地接受这种牺牲,而借以建立自己的工业基础。

    而英国的兴起,也是与亚当.斯密《国富论》中主张分工、主张贸易等等方面当时最先进的学术思想的影响分不开的。

    学术兴,则国兴。的确如此。因而中国的经济学家们肩负着学术兴国的重任。

 

 

中国经济学家的本色与使命

 

    经济学家如果不以职业来划分,而是以经济理论的贡献来确定的话,邓公堪称世界少有的经济学家之一。以邓公为首的一批中国改革型经济学家的确肩负起了历史赋予的沉重使命。虽然20多年后在新的发展阶段里,需要创造型的经济学家接着来担起继续前进的重任,但是前者在四分之一世纪里所作出的贡献不亚于亚当.斯密的革命,而且这场革命更为伟大、实在和成功。

当然今天中国经济学术界激烈的自我批判,从实质上来讲并非是对过去前辈们所做贡献的否定,也不是学者之间无聊小气的攻讦,而是在转型期寻找方向中相互碰撞的争论罢了。当寻找到方向,明确了自己新的使命时,接着将如找到方向的马群一样共同拉着中国财富发展之车奔向新的目标。

    我们认为新时期的目标显然是如何去以创造为核心,以更好地富民和强国,以及在世界经济学术上有所创造性发展。这两者的结合,确定了中国经济学家们在未来将担当起创造型经济学家的角色。

    当然,现在的中国经济学家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但人民相信中国经济学家们不会退化到甘充经济学人的角色。毕竟,一个国家的复兴首先从学术开始,一个国家国民经济的建设离不开经济学家的顾问与指导,一个国家人民未来的福祉寄望于经济学们发展提供的经济科学。这就决定了现代中国经济学家们重任须肩。相信当中国经济学家们勇于创造出科学的经济学术,推动中国国民经济的大发展和促进人民的富裕幸福时,人们对于经济学家的看法必会有所转变。那时候人们会认为中国的经济学们完全有资格享有十八世纪亚当.斯密、十九世纪李斯特那样的荣誉。

 

 

经济学应以财富的创造与实现为主线

 

    就如我们在前而所述,当人类发明创造了稻谷、麦子等的种植方法后,人类进入了农业耕作时代,这一时代在于对这些财富进行种植实现以满足人们稳定的生存需要。而当人类开始大量发明工业品,并发明了蒸汽机等机器化生产工具时,人类进入了工业生产时代,这一时代在于对工业品进行大量创造和大规模生产实现。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智力创造时代后同样如此,人们主要是大量的创造各类的财富,然后将其进行实现。人类的发展总是围绕财富的创造与实现这一主线而演进。

    在现实生活中同样如此,一个企业、一个社会均是以财富的创造与实现为主线。一个企业诸如质量管理、成本管理、财务政策、经营战略无一不是以财富的创造与实现为主线,无不服务于财富的创造与实现。一个社会同样如此,货币政策、投资政策等等都是围绕满足人们财富的需要,以财富的创造与实现为主线。

因此,我们认为人类的经济学理论应以财富的创造与实现的研究为基础和主线,然后针对不同时期以及不同的具体问题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深入研究。尤其是现在,把握好这一主线,并特别注重最关键的财富创造问题,对于国民经济的科学发展是非常有益的。

 

 

现代经济学应注重创造的研究

 

社会的经济由财富的创造、财富的实现、财富的使用、财富的分配构成。在21世纪,财富创造大规模展开,创造层出不穷,创造的情况几乎决定一切,创造由人类经济的幕后终于走上舞台并且已占据主角的地位。几乎每一种经济问题都因创造而出现,因创造而变化。

18世纪、19世纪,人类工业生产时代,一个经济学家他如果不深谙工业生产,他不会是一个好的经济学家。在21世纪人类进行创造时代,一个经济学家如果忽视财富创造问题,也不会是一个合格的经济学家。因此,现代经济学上应注重财富的创造问题。

 

 

经济学应走出生产一元论的误区

 

    作为经济学,其最基本的对象是什么?经济学基本的对象是财富,而绝不仅仅是产品、商品的问题。在过去许多经济学说里将产品和商品作为经济的细胞,这不完善,因而不可能是很科学的。我们认为财富才是经济的细胞,产品和商品只是财富中的一种。

    因此过去那种以产品、商品为研究对象的经济学不是完整的经济学。财富包括产品、商品,也包括不需要生产的非产品、不需要交换的非商品,也就是说凡是满足人们需要的东西都应尽量纳入经济学研究考虑的范围,这样更为全面、科学。

     同时,社会经济活动的内容是:创造、实现、使用、分配等问题,而绝不仅仅是生产、交换、消费、分配问题,更不是以生产为核心和起点的问题,生产仅仅是财富实现环节的一部分而矣,实现不仅包括生产、还包括销售、运输、流通、服务、传播等等。经济学应从生产一元论的误区中走出来。否则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统计调查的结果是,我们即使是情况最好的企业,也存在大量的设备闲置。车间里摆放着世界先进设备而企业停产倒闭者更是数不胜数。这一切惨痛代价与过时的生产经济理论统治整个社会的思想不无关系。既然“生产”是社会的核心,即然一切都决定于“生产力”的高低,既然发展的好坏取决于“生产率”,既然权威的经济学上都是这么说的,政府、企业——经济思想的学生们当然就“科学”地大力购买先进生产设备去促进“生产力”了。

    生产经济学的思维即使在美国也仍然根深蒂固。不仅仅保罗.萨缪尔森先生,还是格里高利.曼昆先生都深受生产经济思维的影响。被誉称为天下第一的经济学教材,并在中国继《经济学》后又一次掀起经济图书浪潮的曼昆先生著的《经济学原理》,在关于整体经济应如何运行上提出的原理是:一国的生活水平取决于其生产物品与劳务的能力,各国及其不同时期中生活水平的巨大差别,源于其生产率的差别;在考虑任何政策如何影响生活水平时,关键问题是政策如何影响人们生产物品与劳务的能力,为此决策者需要让工人接受良好教育,拥有生产物品与劳务所需要的工具,以及得到获取最好技术的机会。

    实际上,一国的生活水平取决于其创造财富和实现财富的能力并与分配有关,各国及其不同时期中生活水平的巨大差别,源于其财富产生力(包括财富创造力和财富实现力,而不仅仅是生产力)的差别;在考虑任何政策如何影响生活水平时,关键问题是政策如何影响人们创造财富和实现财富的能力以及财富分配的情况,为此决策者需要让劳动者接受良好的教育,拥有创造财富和实现财富的良好能力,并尽可能考虑财富发展效率与财富公平分配之间的最佳结合。

 

 

“生产率”的错误

 

    生产率,是工业生产时代的一个概念,顾名思义,就是单位时间或者说单位劳动者生产产品的效率。也有人认为是单位时间或者说单位劳动者生产产品的水平。

    实际上,生产率只是在一定程度上表现社会经济发展的情况,而且随着非生产性行业的迅猛发展,生产率的概念早已不能用来衡量整个国民经济的状况。

    但是,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人们仍然在采用生产率的概念来考察国民经济。

    实际上,人类的经济全貌是:首先是科学家等智力精英们发明创造一种财富,然后组织生产,将这种还是概念性的财富生产出来,另外还需要进行销售将其最终变成为为人们消费的真真实实的财富。

    也就是说,在衡量国民经济发展状况时,应该采用财富产生率的概念。财富产生率是指一个社会或组织人均创造、实现财富的能力水平。它包括财富创造率和财富实现率。

    生产率的概念在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前期是很有价值的,因为那时社会财富的状况主要体现在生产实现财富的能力水平。生产率越高,那么实现财富的能力越强。在生产不足的时代,能生产多少财富也就意味着能实现多少财富。提高生产率,社会、企业实现的财富也就越多。但到了二十世纪末情况发生了变化,生产率再高,生产出来的产品未必为社会所接受,当生产出的产品不为社会所接受时,这时生产率再高,对于财富也毫无意义。现在社会的重心已不再是财富的车间生产,而是财富的创造,我们更应该关心的不是生产率,而是财富创造率及综合的财富实现率,即应该关心社会或一个组织(如企业、科研机构)人均创造实现财富的能力。

    综上所述,其实“生产率”并未错误,错误的是现代经济学未在几百年前生产率的基础上进一步向前发展。

 

 

对生产、分配、消费、交换旧四分法的批判发展

 

    萨伊把社会经济生活领域划分为生产、分配和消费三部分,应该说在当时是很先进的。不过,现代人类的经理论应该在此传统理论的基础上有所发展。遗憾的是,除了后来的经济学家詹姆斯.穆勒在萨伊的划分之外又添加了交换形成“四分法”之外,此后人们对这种根本性的经济理论问题未再作出什么突破性的见解,更无人对此作出否定性意见。

    实际上,就社会的经济生活领域划分,并非仅仅是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现代更科学的划分应该是:创造、实现、分配、使用(消费)。人类经济生活领域除了财富实现外,还需要财富创造,而且财富创造是源头。即使是财富实现,生产、销售(交换)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还有服务、传播等问题。在现代社会,服务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毫不逊色于工农业品的生产与销售。应该特别指出的是,在一些财富领域甚至不需要生产。就如我们曾经指出的那样,例如一个智力创造精英设计创造了一种游戏软件财富供人们消遣享受,他未必需要将其生产成光盘,他可能上传到网上,通过网上传播就完成了财富的实现工作,即使需要生产成光盘,我们现在都已感觉到光盘的生产在这一财富经营活动中已显得无足轻重。再如,一首民间音乐经民间音乐家们创造出来后,人们口传声唱流传开来,这一财富未必就经过了生产。

    因此,我们在学术理论上使用了财富实现这一提法,希望能具有更高的概括性。财富实现在不同的财富方面可能包括的内容及划分会有所不同。对于大多数物质财富来说,它如传统经济理论划分的那样,具体包括生产、销售(交换)等环节,对于部分物质财富来说,可能只是销售,也可能只有生产,例如,农民自已种植稻米自己消费,他就只需要生产就行了,未必需要销售(交换)。而在许多财富方面,财富的实现并非一定需要生产,可能是服务等等。在理论研究时,我们不宜将财富实现界定为只包括生产、销售、服务,因为仅这三方面很可能还不足以概括完财富实现的所有类型活动。我们主张在不能完全列举时,留有余地,使其在迅速发展的现代人类社会具有更强的适应性。

    就现代社会而言,远不是两百年前的工业生产时代。在现代社会,工业生产已退出社会舞台的中心位置,让位于创造。因此,在萨伊和穆勒的理论上我们有必要进一步发展,还创造在人类社会经济生活领域应有的地位。财富创造的确处于财富的源头。生产、交换是在财富创造出来后的事。尽管诸如稻谷这样的财富,一万多年来人类时时刻刻在不停地进行生产,而研究创造只是偶尔出现,但是依然是先有创造,后有生产,并且每一次重大的创造都是革命性的。没有远古时代智力精英们的创造,人类不可能知道生产稻谷。现代社会没有诸如袁隆平这样的智力精英的再创造,人类不可能生产高产的杂交水稻。创造在现代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是决定性的。例如,只有不断创造出先进的手机财富,企业才可能进行生产、销售,否则生产出来的手机因为落后根本销售不出去,企业只能停产倒闭。

    为了更科学地论述财富经济理论,我们认为还应将旧四分法中的交换进行分解,关于销售、流通方面的内容归入实现部分,关于财富利润方面的归入分配部分。即划分为:财富创造、财富实现、财富分配、财富使用,这样更清晰明了,便于把握经济的真实规律。

    另外,我们基本继承了消费的提法,不过在这基础上改为使用。这样有利于对于社会财富经济的考察。因为财富除了终端类财富,还有产生财富的财富。例如北京市第一机床厂开发、生产供给的重型机床这一财富就不是终端类财富,而是产生财富的财富,该财富存在创造、实现以及分配问题,同时还存在使用问题,即许多企业购买该机床财富并非是拿去消费,而是使用。如果在财富四分法中使用消费的概念,显然是无法描述和考察这一类财富的。因此我们用使用这一概念更为准确。再如,人们购买电炒锅,虽然这一财富是终端类财富,但人们是将其用来炒菜,应该是使用,消费的提法好象也不太准确。人们购买笔、购买电脑也是如此。当然,我们希望在新四分法中用使用与消费这一更准确的概念,基于语言简炼的原因,我们将其精简为使用,也就是说在财富经济新四分法创造、实现、分配、使用中的使用实际上还包括消费,即严格表述应该是:创造、实现、分配、使用(消费)。

 

 

关于财富价值的重新思维

 

亚当.斯密认为劳动(生产劳动)决定财富的价值。两百年后这一观点需要重新思考。一项财富的价值是其创造诞生时起就已确定了。例如科学家们发明了汽车,他具有陆上交通的价值,这时其价值一并与财富的名字及形状、结构的诞生而诞生了。后来车间的生产只是将这种财富一个一个地生产实现出来。财富的价值是恒定的,至于需求量的大小并不影响其价值的变化。财富的交换价值并不决定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最主要的是其能满足人们需要的情况。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很难着摸和把握,实际上现代生产一种产品的劳动时间远远低于过去的劳动时间,但是其交换价值不减反增。

虽然李嘉图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进一步发展了斯密的劳动价值论,但李嘉图的价值理论仍需要进一步发展。

    .巴蒂斯特.萨伊也不同意斯密的劳动价值论,萨伊认为生产的要素除了劳动外,还有资本和自然力。他提出效用、供求和生产费用决定价值的价值论,其中效用是各种财富的内在价值的基础和来源,物品的价值是物品的效用决定的。并认为商品价格受市场供求关系影响,并且虽然供求变动决定着价格变动,但供求对价格的作用有一定限度,这个限度就是生产费用。这一论述虽然仍有一些不完善,但是极具天才性。

    站在现代社会,我们认为财富价值的高低自其被创造出来时就已确定,只要在实现中不会偷斤减两。财富的价值不等于财富的价格,财富的价格由需缺度决定,从而可能随时变化。

    当然对于财富价值的再思考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但我们赞成陶俊杰先生在《中国经济大争论》中的观点:“经济学家首先是科学家而不是政治家……社会需要作为科学家的经济学家参与治国,需要由你带来充满远见、不囿于政治派系利益争斗的直言和坦诚!”

 

 

理查德.威特利的错误

 

    智力创造劳动创造了财富。也就是说智力创造劳动创造了价值。如果所说的劳动主要是指车间生产劳动,那么说劳动创造价值则是不妥的,只能说这类劳动使所创造的概念性的价值变为现实的价值。著有《货币通俗讲话》一书的理查德.威特利说:“不是劳动使物品具有价值,而是它们有价值才值得劳动。”这无疑是对生产劳动价值论的一个严肃批评。当然,威特利并未区分创造劳动与一般劳动的概念,因而这一句话也是错误的。正确的说法是,不是一般劳动使物品具有价值,而是它们有价值才值得一般劳动者去劳动;创造劳动创造了价值,一般劳动使值得劳动的概念性的价值变为现实的价值。

 

 

评经济学上的主义与流派

 

    世界经济学术上分为这样流派,那样流派,这样重商主义,那样重农主义,就如宗教一样。经济学应该是一门科学,不应该建立流派、主义,以掩盖某些学术上的谬误与不足。

    马克.斯考森在《现代经济学的历程》中写道:通常情况下,经济学的学生都得面对一大堆思想流派——新古典学派、凯恩斯主义、货币主义、奥地利学派、供给学派、制度学派和马克思主义,没人去验证这些理论的准确性,探讨它们彼此之间的联系方式。简言之,学生被带入一种无所适从的困境”。实际上,不仅是学生无所适从,进行经济工作的经济师们也无所适从,只好凭借职业的经验来行事。

    每一本科学的经济学术,都有其特定的主题、特定的历史使命。例如有的经济学术主要研究货币,有的是研究市场运行模式,有的是研究工资就业问题,他们主题不同,都没错。还有的经济学术在特定的时代建议国家要注意发展农业,并非就是重农主义;有的建议国家重视商业,并非就是重商主义;有的建议运用市场来代替政府过多的管制,并非就是市场自由主义;有的建议政府加强干预,也并非就是干预主义。他们都没错,都是对特定时期的经济问题开的处方。错就错在我们将处方作为原理,最后将其称为重农主义、重商主义、自由主义、干预主义,将其宗教化了。他们不是宗教,宗教的是后人的观念。

    用医药科学或者建筑科学来比喻经济科学也许再恰当不过了。医药科学所面对的是人体健康,而经济科学所面对的是社会的财富经济健康。建筑科学所要解决的是如何以最科学的方式来建立安全、高大、美丽、低成本的高楼大厦,而经济科学也同样是如何以最科学的方式来建立安全、高大、文明、低成本的社会财富大厦。某一位经济学大家的理论观点都只是对这一科学探索前进中作出的一点贡献,一个阶梯,一个处方而矣,或是从不同侧面对经济科学的研究贡献,不宜自立门户为一个流派和主义。这会影响经济科学的发展,也会使得人们在社会财富经济建设中无所适从。

 

 

对政治经济学性质的正确理解

 

    政治经济学一词中的“政治”实际上不是与经济相区别的政治思想、政治教育一类的涵义,而是指它的研究超出了家庭管理的范围,拓展为研究整个国家和社会的经济管理。正因为如此,有些“政治经济学”著作也称“国民经济学”。

经济学或者说政治经济学是一门科学,科学对任何社会都适用。政治经济学实质上不是政治学,而是国民经济学,未来宜将政治经济学改为国民经济学或直接称经济学,避免一些人在研究和理解时陷入认识的泥潭。

 

 

重新审视传统理论

 

    科学是不断发展变化的,今天的真理只是明天的阶梯而矣。而这个阶梯也是所有学者所共有的。

  在过去,有大量学者对经济学做出了大量比较科学的研究,尤其是马歇尔及熊彼特。但是到目前为止,完整科学的财富经济学尚未得到真正的建立。H. 罗宾斯坦写道:“新古典的价格、生产和产出理论不会引出一个创新理论来。除了熊彼特的著作外,经济理论是不讨论发明和创新问题的”、“近来,有人试图发展加进‘技术进步’因素的投资函数理论,不过大部分努力还未被广泛接受。”

关于经济的增长,哈罗德多马的经济增长理论显然也存在很大的缺陷。这一模型竟假定技术不变。由此得出错误的结论,认为经济增长的惟一源泉是资本形成增加,因而政府应采用尽可能提高储蓄率的政策。实际上,资本只不过是一种重要的财富要素罢了。在资本缺乏的时,投入资本会出现资本增加经济相应增长的现象,但这绝不能说资本是唯一源泉,它只不过是使实现财富的生产得以顺利运行罢了。

  传统经济学中最大的缺陷在于根本性的理论问题。在传统的理论里,实际上是以生产为中心或起点来考虑和分析整个经济的,而不是纵观整个人类经济来探索建立根本的理论。我们可以将这些学说称作生产经济学。按照这种学说,除了农业部门和工业部门的活动能够得到一定程度解释外,在当今社会显得更为重要的服务部门以及其它领域的活动的性质则难以得到解释。

  当然并不是说,所有的理论都存在问题。许多经济学家的研究也是具有价值的,他们在建立理论体系时严谨的作风令人钦佩。只不过许多传统经济学几乎是在工业社会对人类工农业生产部分的研究得出的结论。随着人类进入智力时代,经济、社会突飞猛进,根据过去得出的许多理论在现代财富经济中已存在严重的局限性。

  真理性是任何一门学科的归宿。在今天,我们有义务重新审视传统经济学,全面地考察整个人类的财富经济,把握其真实规律,并结合当今的经济、社会情况和对未来的预测,创立科学的经济学术理论。

    约翰. 梅纳德.凯恩斯写道对本书的写作者来说是一个长期的挣扎过程,一个挣扎着摆脱传统的思想模式与表达模式的束缚的过程。如果作者在这方面的努力是成功的,那么大多数读者就会在阅读此书的时候感觉到这一点。表述在这里的许多复杂思想其实都是十分简单而明了的。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在旧思想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旧思想已进入我们心灵的深处。所以说,现在的困难并不在于新思想本身,而在于摆脱旧思想。”当然,旧的思想未必需要摆脱,只要其还是正确的。但是现代经济学不能很好地解释经济现象,不能更科学地指导国民经济健康发展,甚至引发过无数次经济危机、政策失误和环境破坏,这不能不让人怀疑旧的根本性的理论是否存在问题。

 

 

经济学需要进一步发展

 

1615年法国重商主义者蒙克莱田出版了《献给国王和王太后的政治经济学》,最先使用政治经济学。有人这样写道:“尽管重商主义最先使用‘政治经济学’一词,并对资本主义经济进行了最早的理论探索,但其研究范围仅局限于流通过程,并且只就考察到的经济现象作一些肤浅解释,未能提示社会性经济关系的本质。所以,重商主义理论体系只是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前史’。真正的现代经济科学,只是当理论研究从流通过程转向生产过程时候才开始的。”

现代是否应再来一次进步才算科学呢?我们认为应将其从生产过程再推进到实现过程和创造过程。这样就包括了经济的全部。生产并非是现代经济的全部,现代经济除了农业、工业外,还有服务以及其它形态的财富,除了生产外,还有销售、传播、运输等等方面,尤其是还有创造。因此,两百年前的经济学恐怕还是属于“前史”的经济学。

 

 

科学永远需要进步

 

    在我们看来,人类共同追求的目标就是财富幸福。

    人类每个时期创立一个优秀的科学,并非宣告着该领域的终结,也并非一个学术宗教的建立。而是人类在历史进程中大大地前进了一步。但仅仅是大大地前进了一步而矣。牛顿建立了牛顿力学,并非意味着科学就应该停止在这里了,而需要后来的爱因斯坦等科学家们进一步发展到相对论。相对论可能也不是终结,在未来可能也有发展。经济学上也是如此。总之,科学永远需要进步。

    世界银行在1991年发表的年度报告,开篇诚恳、鲜明地指出“推动经济发展的原理还远未被人们完全掌握”。的确如此,经济科学永远需要进步。

 

经济学不是专司统治思想的东西,是一门科学,一门经邦济世、经世济民的科学,一代代巨匠不是为了打造一个个思想的帝国,而是在推动国盛民富的科学建设!

经济学应是研究促进社会财富增长和谋求社会普遍幸福的一门科学

     

网站电话: 18911600586  13880509516

地址:中国.北京      网站邮箱:china@law119.cn      51.la 专业、免费、强健的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