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理论探索-世界财富研究网|经济思想|创新立国|经济动态|政策论坛|金融财经|市场观察|学术进步|环球思维|经世济民|www.fortuneresearch.org

中文首页 | English  

网站首页|经济思想|创新立国|经济动态|政策论坛|金融财经|市场观察|学术进步|环球思维|经世济民|联系我们|

  

u     人类的生存及幸福对财富充满需要

u       财富不仅包括商品类财富,还包括非商品类财富,不仅包括物质类财富,还包括精神文化类财富及其它类财富

u       财富经济由创造、实现、使用、分配四个部分构成

u       财富的产生需要经过创造、实现两个阶段,创造是财富的源头,实现是财富的河流

u       财富只能由人创造,其它任何东西都不能创造财富

u       人类的历史就是创造的历史,一个社会的崛起,归根结底就是创造的崛起

u       财富创造是人类文明的开始,也是人类文明赖以发展的支点

u       人类的潜在需求是无限的

u       人类对财富的创造不会终止

u       创造须满足人们的需要

u       创造正成为最关键的财富之力

u       优秀创造者应视为人民的英雄

u       财富经济的运行深受与此有关的每种要素的影响

u       在不同的时代,决定财富的关键要素在不断变化

u       财富的获得需要劳动,没有劳动便没有财富

u       财富的总量决定于财富的创造、实现、使用的状况以及三者的密切结合,并与分配的情况密切相关

u       财富应按功分配,并得有利于公正、文明和财富发展

u       不是获取私利而恰好贡献社会,而是贡献社会才能获取私利

u       社会财富的容量具有一定性与发展性

u       财富需求多少,只能供给多少,供给是所需求的才为有效

u       财富供给与财富需求是动态的一对相生相伴的关系,供给与需求应谐调发展

u       财富首先要为人们所需要才可能有价格

u       需缺度决定价格

u       财富的价值取决于创造,一个财富的价值是恒定的

u       需求变化不影响财富的价值

u       供给要满足需求

u       人们一切活动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生存和幸福

u       从国际范围的角度来解决问题

u       应将自然资源及环境纳入财富的范畴

u       专利不应存在地域性

u       人人具有专利天赋权

u       财富永远需要经营,不管是个人也好,企业也好,还是一个社会也好,都是如此

u       一个富有前途的企业所提供的财富应该总是能更好地满足人们的需要

u       人们总是选择最好的

u       在创造中获取先期利润

u       不是每种财富都需要生产,但每种财富都需要创造,每种商品类财富都需要销售

u       经济的良好增长需要有财富比较优势

u       低势能财富必为高势能财富所替代

u       教育不是消费,而是一种生产

u       没有研究创造就没有生产,有创造才有一切

u       控制研究才能控制财富

u       铸造时代财富之力远比获取财富重要

u       不是强盛成就创造,是创造成就强盛

u       中国的觉醒在于创造上的觉醒:一方面她需要对于创造的重视,并作出大量的投入;另一方面中国人也要恢复创造的意识,并勇于去创造

u       中国应该奉行创造立国和创造强国的思想

 

世界财富研究网 > 学术著作 

01财富引论

02财富之源

03财富的特性

04各要素在财富中的地位

05财富创造综述

06财富创造的主体

07论物质科技财富的创造

08论其它类财富的创造

09财富实现综述

10财富生产

11财富服务

12财富销售

13财富传播

14公共秩序财富的实现

15财富消费与需求

16财富的供给与需求的关系

17财富价值与需求的关系

18财富的贡献

19财富分配存在的问题

20财富分配探索  

21财富理论体系

22与财富有关的一系列问题的探讨

23促进经济理论发展

24专利理论探索

25人类财富的未来

26财富经营概论

27企业财富的经营

28个人财富的经营

29社会财富的经营

30财富的增长研究

31一个国家的崛起就是创造的崛起

32发展中国家的财富发展及政策

33对培育财富之力的思考

34社会经济政策考察与研究意见

 

世界财富研究网 > 学术著作 > 《财富创造论:国民财富产生原理研究》李宗发著  

 

 

 

 

第二十四章  专利理论探索

 

 

 

 

 

    人们创造的财富不仅包括取得了知识产权地位的财富,还包括未取得知识产权地位的“非知识产权财富”。由于现代各国在知识产权法律,尤其是专利法律制度方面的落后性,许多企业、个人创造出来的财富并无知识产权的身份,或者未取得知识产权的资格。

    鼓励创造离不开对已经创造的财富进行强有力的保护。在智力创造的文化类财富和物质类财富中,文化类财富有著作权法保护、物质类财富有专利法保护。我们认为著作权法已比较先进科学,因而在本章我们主要是对专利理论进行探索。

 

 

关于专利制度的探讨

 

    依据法律的规定,专利就是指被国家审批授予专利权的发明创造,包括发明、实用新型、外观设计。

    发明创造财富是每个人的权益。因此其创造发明的财富只要未违背公序良俗和法律禁止性规定的都是合法的。既然是合法,当然应不用申请国家授权了。申请登记只不过是更好的证明罢了。

    对于专利应该是这样,该发明创造成果一旦完成,即与著作权一样取得财富权。国家知识产权部门仅仅是登记而矣,起证明作用,而不是起授权作用。这有利于发明创造。另外,费用应该很低,让每个公民都容易支付,以促进民间科技进步。

    专利的获得与保护要经过批准授予,就如生了一个孩子后要经过公安机关的批准才给予保护一样不可思议。这是中世纪专利君赐的遗留。实际上,专利自其被创造者创造出来时起,其就为创造者所当然地拥有。到政府部门登记与公布,最主要的只不过是能更好地取得一个证明而矣。相对于专利权,著作权则先进、合理得多,现在诸如中国等国家的著作权自作者创作完成时起就自动取得,不需要国家批准授予。

    专利制度产生于封建社会,形成于工业资本社会。1236年,英国享利三世授予波尔多市一市民以15年制作各种色布的垄断权,这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早的一种专利。1474年威尼斯共和国制定的专利法,使这种特权得以制度化,但这种专利制度还是早期的封建性很强的专利制度。1623年英国颁布了《垄断法》,具有了资本主义专利制度的性质。现在各国仍沿承这一专利法律的原则。应该说,在1000年以前,是不存在专利保护的,任何人发明创造了新的财富,都是社会的,其他人可以随便使用。引入专利制度后,也就是说一个人创造了新的财富,由国家确定授予专门实施权后,可以在一定时期内独自实施获得收益。这是人类的一次重大进步。但是现在应该进行新的变革。我们认为,无论是专利也好,还是创造者不愿申请专利的技术秘密也好,它实际上是创造者创造的一笔财富。也就是说,这种财富不是国家授不授予、同不同意的问题,就如作品一样经作者完成就成为作者的财富,在科学技术领域创造的新发明一经完成当然就成为创造它的智力者的财富。

    著作权最初也与专利权类似,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一个作者创造的作品,其它人可以随便复制。到了宋朝,才颁布“禁擅镌”,即禁制擅自刻印未经作者允许的著作。在15世纪末,威尼斯共和国才出现西方第一个由统治政权颁发的保护翻印之权的特许令,授予印刷商冯.施贝为期5年的印刷出版专有权,之后罗马教皇于1501年,法国国王于1507年,英国国王于1534年,为印刷商颁发禁止他人随便翻印其书籍的特许令。受马丁.路德、洛克等改革家、哲学家的推动,英国才于1709年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著作权法《为鼓励知识创作而授予作者及购买者就其已印刷成册的图书在一定时期内之权利法》,人们称之为《安娜法令》,这时才开始保护作者的权力。但过去著作权一般是实行法定取得的,即必须经过注册登记才能取得,现在的诸如中国等大多数国家的著作权已采取自动取得制度,即著作权因作品创作完成、形成作品这一事实的存在而自然取得,不再需要履行任何手续。也就是说一个作者只要自己对某部作品创作完成,不管他向没向国家提出申请、自己发没发表,也不管国家授不授权,就成了自己所创作品天然的主人。著作权的登记实行自愿,主要起到争议发生时的证明作用。我们认为,著作权的这一制度是很进步的。相比之下,现在世界各国的专利制度还停留在中世纪的封建社会阶段。即便根据天赋人权、财产所有权等早期资产阶级的思想,专利显然就该由创造他的人所有,不需要国家的授予。

    有学者认为专利权和著作权的独占性应完全出自法律的规定。这一观点有问题,作者创造出著作、专利后,就天然地取得了这一财富的所有权。无论有无法律规定,都天然地享有这一财富的财产权。只不过对于一个法治完善的社会可以对此进行明确规范罢了,就如可以有民法对公民房屋产权进行明确规范一样。

    当然,我们在论述这一问题时我们也同时主张这样的观点,财富是创造者创造的,是创造者的,也是社会的。我们认为两者应协调统一。即财富一经创造者创造完成即当然地取得专利权和创造身份权,不需要国家授权。但是出于对公共利益和共同富裕的考虑,以及对科学发明再创造的促进,应该对此专利权进行时间限制,即发明人享有该专利财富独占、实施、主导收益的时间应不能太长,也许几年就行了。其意义在于,第一,可以促进其尽快将其创造的财富实施奉献于社会;第二,可以平衡个人与社会的利益问题,显然一个人长期独占收益,不利于社会的公平,给予几年的专利权后,然后不再保护,成为公共财富,让更多的人也可以实施收益,这可能更好;第三,给予一定时间的专利权,有利于鼓励发明创造,而不给予太长的时间专利权,则有利于创造的该财富在较短时间内更广泛地实现;第四,由于可专门实施获利的时间较短,创造人要想长期保持优势,必须不断创新,这又有利于促进创造。

    任何新事物总是找得到反对它的理由,专利的自动取得也不例外。但总的来说,专利的自动取得更科学、更合理。实际上,现在许多发明人是不会申请国家授予其专利的,因为对于个人发明者来说,他需要很多精力去办理申请手续,并且每年得向国家缴纳一大笔专利费;而对于企业来说,在方法发明上许多也更倾向于将其作为企业的技术秘密,一方面不需花费时间、精力、财力,另一方面反不正当竞争法也可以保护。

    现在的专利制度存在国家授予、专利公布时间久、需要复杂审查程序、收费过高等问题,已不能满足现代社会的需要,应借鉴著作权的自动取得制度,这更有利于节约社会管理资源,更有利于保护创造者权益和促进新的创造发明。

 

 

侵犯专利无异于抢劫

 

    在中世纪以前,欧洲国家对作者创作的著作是没有什么保护的,出版商等通常不需付费,有的甚至不需标明作者就可以拿来随便印刷出售牟利。1525年,马丁.路德出版了一本题为《对印刷商的警告》的小册子,揭露了某些印刷商盗用他的手稿的事实,指责这些印刷商的行为与拦路抢劫的强盗毫无二致。

    我们认为,专利侵权也是如此。创造者创造的财富需要国家授权才能获得专利,否则剥夺创造者的专利,这是明目张胆的法律不公行为。而那些未经发明人同意,故意用他们的专利牟利的行为,以及那些搞盗版的行为,则与拦路抢劫的强盗毫无二致。

    一个社会要在财富事业上取得好的发展,国家需要制定科学公正的专利制度,同时不应对经济强盗行为熟视无睹,因为这只会有一个恶果,让更多的人以盗版为职业,而不是以创造为职业;使更多的企业家成为跟随模仿者,而不是财富创造的精英。尽管我们也主张发达国家不应对发展中国家进行过强的专利垄断而造成世界的更加不平等,但发展中国家对其国内一些人抢劫本国国民的知识产权的行为绝不能姑息养奸,它会摧毁民族自主创造的幼芽。

 

 

专利不应存在地域性

 

    专利是创造者为人类创造的财富。专利显然不应该存在地域性。创造者创造完成一项财富后,他便自动地取得专利权,这种权是对世权,任何国家都不能侵犯;这种权还是一种绝对物权,与财产所有权是一样的。差异之处只不过是鉴于科技发展、社会与个人利益协调的需要,法律对这种绝对物权在时间上作了限制罢了。

    过去各国之间实行专利地域性的原则不公正,也不利于将来世界经济的一体化。一国的专利需要到各国去申请专利也是一种精力和财力的不必要浪费。

 

 

专利天赋权

 

    现在的专利是指被国家审批授予专利权的发明创造,法律上包括发明、实用新型、外观设计。依此规定可以看出,实际上现代各国将发明创造当成了煤炭资源一样的性质。这是不合理的,更象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士之滨莫非王臣。即专利无论是谁创造的,都是国家的,不管这一国家的政体是个人君主的,资本主义的,还是社会主义的,专利首先是国家的,然后国家授予创造者专利权,创造者才能独自享有,反之未得到国家授权,则创造者所创造的财富任何人都可以用。我们并非不赞成大家共享,而是实际上这一规定的结果是未得到国家授予专利权的发明创造被那些有实力的资本家分文不给直接拿来赚大钱,普通老百姓绝大多数时候实际上并未共享此专利的实施权。

    随着资产者的兴起,产生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完整法律以及对资产者具有一定经济利益的知识产权法。同样,21世纪随着知识精英、高智力者的兴起,以及一个国家迫切需要在创造上兴起,也可能推动对知识产权的强有力保护。未来可能会出现这样一种状况,智力者们创造的专利未经他们的允许,资本家不能再象过去那样可以利用对资本的控制以及政治权势、资本型法律的规定等,巧取豪夺智力者们创造的专利权。专利权为智力者们在一定时间内所有,资本家需向其支付相应的货币进行交换,才能获得这一财富的经营获利权。智力者们可将自己创造的专利进行转让、进行合资经营等等。

 

 

妥善对待专利保护

 

    如果一个社会的知识产权制度对创造保护不力,那么就会出现“溢出效应”,许多企业更愿意等他人创造后再通过模仿突入市场,从中获取非法之利,甚至将创造者反而挤出市场。其方法一是明目张胆的专利假冒和侵权经营,方法二是堂堂正正地引进、学习、模仿。

    因此,我们主张必须实现强有力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让创造者所创造的财富得到法律的有力保护,而不是被他人抢走。在制定知识产权法中的专利法上,我们同时主张专利保护的时间不宜过长,以免影响科技的进步;并需要很好地解决所创造的财富能够得到及时的实现,以免造成浪费。当然这是专利法及科技成果推广法技术层面的问题,相信是可以得到很好解决的。

    当然一方面要加强专利保护,促进财富创造,一方面要顾及世界的共同富裕与和谐,这是很矛盾的。但我们相信两者之间仍然可以找到一系列调节措施,并且两者之间可以有一个最佳的结合点。

    财富都会表现为一种知识,但是这种知识不是都应该商品化的,更不是都应该专利化的。

    一些财富是可以专利的,例如创造一辆很先进的汽车,在一定时期内应该由创造它的主人享受专利,如独家经营以获得经济报酬,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为经营目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或者使用专利方法以及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

    而许多财富则是不能专利的或不宜专利的,例如,科学原理、科学发现就不宜专利化,不是说爱因斯创造了相对论这样一种科学理论财富,他就可以专利这一财富,但这类财富的创造者们所花费的诸如科研经费等成本是应该得到社会(政府)的资助或补偿,并且根据财富功劳,社会应给予其物质和精神上的奖励。

    即使是可专利的财富,也只是相对于商业经营而言。对于人类非商业性方面的活动是可能存在“溢出效应”的。例如,磁浮列车是可专利化的,但是关于磁浮列车的概念、功能及其原理、制造方法等财富知识人们是可能通过合法途径学习了解的,并且人们可以在这一财富知识上踩着巨人的肩继续创造出更新、更先进的磁浮列车。

 

 

专利制度的变革

 

    现有各国法律的情况是,一国法律承认和保护的知识产权,只能在该国发生法律效力。除签有国际公约或双边互惠协定的以外,知识产权没有域外的效力。这一制度存在问题。知识产权的专利权、著作权为独有财产权,和其它财产权一样,其它国家的人也不能侵犯,专利的地域性状况必须打破。

    根据现在法律规定,专利权的产生需要专利机关的特别授权,经过申请、审查、批准、公告、颁发专利证书等程序才能产生。如果未经国家专利行政部门依法审查批准,即使是再优秀的创造发明也不享有专利权。尽管世界各国都如此规定,但我们认为这一法律规定已非常落后,是一种典型的封建残留,已远不能适应二十一世纪的需要,不利于创造发明的保护。现实情况是大多数进行了创造发明的个人是没有精力也没有财力去申请专利的,专利几乎成了有钱人的专利。专利的国家授予制度,实际上剥夺了未申请者应有的权力。我们认为财富完成时,专利权就应自动产生。向国家有关行政部门申请登记备案,只是类似公证一样,取得一种该专利为自己最先创造发明的初步证明而矣。当然可能会出现专利权属的纠纷,但那是私法领域的问题,就如普通财产纠纷一样,谁主张谁举证。

    现代的专利法律制度还实行长期保护制度,造成获得专利权者长期都能取得法律授予的垄断利润,如可口可乐配方等长达百年的保护,造成专利权人富可敌国,而广大人民不能共享经营利润。

    针对专利制度的落后性,我们有必要对专利制度进行一系列变革:

    1)实行专利权自动取得原则。一项财富自其被创造者创造出来时就自动地拥有了专利权,不需要授予,以体现专利的天赋权;

    2)实行改进性创造的补偿原则。后续改进专利所经营的收益须向前一专利者按一定标准支付适当的酬金,就如著作权的改编、汇编一样,如鸡精为其原始发明者的专利权,其它人有权改进制造,但需付给一定的补偿费,这即有利于鼓励创造,也有利于保护各方利益;

    3)实行专利无国界原则。一项财富无论是哪一个国家的创造者创造出来,他都获得这一财富的专利权,任何国家的人未经授权许可,都不能经营获利。创造者所获得的专利无需到各国去逐一申请。我们相信在不久的未来是能实现专利无国界原则的。

    4)实行专利独享的瞬时原则。一般的专利时间应不超过10年。过去发明专利20年的规定显然太长。部分专利如芯片等保护时间应更短一些。从全社会来看,专利瞬时原则符合现代科技日新月异的情况和共同富裕的精神,即有利于保障公共利益,又基本保障发明创造者利益;即保障发明创造者利益,又督促其不断创造升级其新层级的专利。实行专利独享的瞬时原则,一方面可以促进社会走向共同富裕,同时可以促使创造者更及时地将所创造的财富进行实现,同时只有不断地创造更先进的财富才能保持“先期利润”,这有利于推动社会的发展。现代技术老化周期比十九世纪以前的显著缩短也决定了长时间专利保护的落后性。

 

 

技术老化周期

    

技术老化周期

20世纪头10

40

20世纪30年代

25

20世纪50年代

15

20世纪70年代

89

20世纪80年代

57

 

 

    从全世界来看,为了促进世界共同富裕我们认为国际性的专利法应该充分考虑对发展中国家的帮助。对发达国家的专利保护时间不应太长,就目前来看,诸如芯片技术专利保护1-3年就足够了;而对于机器设备技术专利等保护时间恐怕也控制在数年之内为宜。那种给一些专利长达几十年的保护时间,无疑是让少数人长期垄断技术获取利润,不利于世界共同的富裕。实行专利独享的瞬时原则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可以更早地获取世界更新、更先进财富的知识及财富实现权力,以推动经济的发展。

 

经济学不是专司统治思想的东西,是一门科学,一门经邦济世、经世济民的科学,一代代巨匠不是为了打造一个个思想的帝国,而是在推动国盛民富的科学建设!

经济学应是研究促进社会财富增长和谋求社会普遍幸福的一门科学

     

网站电话: 18911600586  13880509516

地址:中国.北京      网站邮箱:china@law119.cn      51.la 专业、免费、强健的访问统计